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山屋


□ 阎 志

德生爷的眼睁得极圆,以至让贵民想象成半空中的那轮月亮。
这逶迤近百里的大千坪其实只有两户人家,相隔也不过二里多山路。一家是德生爷家一家是贵民家。德生爷六十几岁,有两个儿子明全、明义。儿子又有了儿子便是三个孙子和两个孙女。山里讲便是很有福气了。特别是大儿子明全的独儿子丰勇儿最让人羡慕,小小九岁年纪,前几天就让车从村小学接到县里领奖,是么事作文竞赛的奖,得回一大摞让德生爷左看右看都认不清的书,于是便以为小孙儿学问大,了不起,也就高高兴兴听了明全媳妇贵枝的打发, 自己一个人去山上看山,免得在家里咳得丰勇儿看不进书。
走的那天天气正热,德生爷只卷了一床又旧又黑的床单和几件替换的衣服,另外找只剥落而又黑漆的箱子。不紧不慢走出门,眼里浑沉的闪亮着几星深远的光亮,像夜里迷濛的星儿。丰勇儿是舍不得爷爷走,跑去紧扎着爷爷:“不许爷爷走,我要听爷爷讲故事。”
“乖,爷爷不中用了。在屋里好好念书哦。”说着有几滴泪珠儿止不住跌落下来,打在丰勇儿的头发上就隐然逝去。
大儿媳妇贵枝忙过去扯开丰勇儿,说爷爷是帮你看山,为了你念书。丰勇儿不相信,但爷爷已走开了。“爷爷别走,爷爷,我那篇作文就是爷爷讲的,爷爷别走……故事……”
爷爷还是走了。从家里到山上有一条曲折的山道。枫树长得很粗大,阳光透过树林,有些叶片上的露水还未干,照得一亮一亮的,偶尔可以射到德生爷的身上。德生爷感觉不到,德生爷只觉得很累,止不住咳嗽。咳嗽带着喘息带动一些瘦小的枝叶的摇曳。
那山顶下来几米处的破看山屋,很陈旧,古朴得一如德生爷苍劲多沟纹的脸,在树微小的摇曳中给人一种欲坠的担忧。德生爷已没打算活着下山的希望,步伐也极坚定,踩得地上的杂草落叶咯咯作响。德生爷自己也觉得威武。
这天贵民也上了山。贵民家就是与德生爷相隔不过二里山路的大千坪另一户人家。住着贵民、老母亲和他十八岁的妹妹。贵民高中毕业就回了家,时常写些分成行的文字,而且在县里一家小报上登了两篇。有一天一个地仙到德生爷家帮着看看坟地,那地仙说:别看这大千坪鲁鲁莽莽的粗粗野野的可偏利文,定有文曲星行世。贵民先想着肯定是他,可没想到冒出个丰勇儿,比他还要文曲星。
想着这些,贵民只觉得懊丧,顺手折一截枝条,折了再对折……最后是不能再折了。猛地朝头顶上一扔,阳光下如同游移的鱼,鳞片烁烁生辉。
“是谁吃了没事做,像细孩样。”贵民回过来,只见水姣嫂正立在不远处,露出洁净的笑,手里捏着一个柴篓盛着几片干柴和枯黄的枝叶。
“是水姣嫂哇,就出来捡柴?”贵民永远也想不通德生爷的傻二儿子怎么取了这么个俊婆娘,都生了两个孩子还是这么清秀,那薄薄的衬衣似乎捆不住什么要挣扎出来。贵民自己也觉得脸红,不敢继续往下想也不敢再瞅一眼那水姣嫂。
“咦,我这小兄弟么突然老实了。是不是做了么错事跑到山上想不通。”水姣嫂总很热情,那年分家她本想让公公跟她们,可大嫂贵枝为了多分些东西就一个劲地要德生爷,还闹得哭起来。没法,也只有算了,这可苦了公公,今个儿一早就要赶他上山,水姣又说接过来,大嫂怕落人家说又放泼,德生爷在一边实在看不过去,狠心认了,也死活要上山。想着叹了口气,听娘说公公过去还讨过米,做人真难,到老来还要受这磨难,明天得回娘家看看爹娘。望着眼前这张脸,觉得可爱起来。顺手指指上面坪上的屋,带着叹息:“那是老看山屋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