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游 戏


□ 陈明明

我的自白

那一天,我站在一个空旷的工地上,眼前是一片翻开的黄土,黄土上是硕大的挖掘机和如蚁的工人。我感到自己被震慑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竟忘了自己来此采访的目的。在采访的过程中,我经常会产生这样一些莫名的情绪。比如,走到熙攘的大街上,我突然会有一种恍若隔世的孤独感。我知道对于一个记者来说这是有害的,因为我总是在最需要融入生活的时候,自觉地把自己排斥在生活之外。这时,白连春老师远在北京的一个电话,马上把我拉回到了现实之中。我看到了面前飞扬的尘土,我感受到了脚下松软的黄土,我还发现天突然变得很蓝。
在银行上班的那些年,我应该算是一个称职的出纳。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别人上交的钱,按券别和新旧分类,一百张用封条扎成一把,十把用线捆成一捆,然后一捆捆的就像砖块似地码在地上。我的点钞技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十个手指头都能用来点钱,不管多么皱巴的钱,到了我的手上,都能让它变得服服帖帖。出纳做的时间越长,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成了一架廉价的点钞机,一切都必须按设定的程序进行,包括你做的每一个动作和说的每一句话,头顶上就是全天候的监控录像,稍越雷池半步,后果都是灾难性的。我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可这没有用,我一样逃脱不了充斥在空气中的紧箍咒。我又是一个向往心灵自由的人,既然不想螳臂当车,那只有抽身而去。
报社的工作虽然忙碌,可气氛却是自由的,每个人都是人,都有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喜怒哀乐和自己的思想。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星级宾馆的会议室和泥泞的小巷之间奔波,可我总是不能迅速调整好两者之间的位置,所以就常常会产生一种梦游的状态,这与一个记者所需要的果断干练的形象大相径庭。正是这个时候,我在银行的那些日子就像三维立体画一样,不经意间便凸现在我的眼前,它们是那么的逼真,似乎触手可及。慢慢地我发现过去的树干上长出了茂盛的枝叶,它们摇曳多姿,缤纷美丽,我只要随意折下一枝,就能带来一片绿色。《游戏》就是其中的一根小树枝。 我之所以前面说了这么多关于银行的事情,就是为了证实《游戏》的真实性。当然对于小说来说,强调真实性显得有些可笑。其实我想说的是,生活永远比想像更具戏剧性,“出乎意料”这个词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游戏》结束了,新的《游戏》又将开始了。以前我无比憎恶的那些日子,现在我看来都是那么地可爱,它们的身上正在生长出一篇又一篇的小说。对此,我只能说:祸福相倚。

银行里都在传着一个消息,说是法律顾问室要提一名副主任。
法律顾问室总共只有三个人,主任莫和,没有副主任,其余两位是老张和小王。老张曾是信贷科的副科长,前几年由于犯了点错误,免职后信贷科呆不下去,又没有其它地方可去,就被安排在了法律顾问室。他来了之后没做过一点事,在办公室里只是喝喝茶,看看报纸,要不就干脆不来,莫和也不去管他,就当没这个人。小王是去年学校毕业后招进银行的,是个文静的姑娘,平时并没有什么话,法律顾问室的日常工作基本上都是她在做。根据以往的传统,其它业务部门的副科长不会调来法律顾问室做闲职,这个副主任应该会从员工中提,而法律顾问室的老张和小王都不符合条件,一个资历过深,一个资历过浅,这么看来这个副主任只有从其它科室抽调。这些就是大家谈论之后所形成的共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