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营一棵树


□ 范玮

  ●范玮

  甚至,当年在一望无际的盐碱地上第一个发现这一棵柳树的采油工人也不会想到.一棵树会成为孤东油区的坐标.一棵树作为一个地名越叫越响,多年之后,一棵树这个地方会日渐繁华,车流如织,除却匆匆过客,会有人专程来瞻仰一棵树,以至络绎不绝。

  我们可以想象当年此处的荒凉.无边无际白茫茫的大地,寸草不生,耳边只是汹涌的风声,大地像大海一样辽阔,区别是大海是蓝色的,大地是白色的,我不知道作为第一批大规模闯入者的采油工人,踩上这块土地时是否有大海航行的眩晕感。当一株绿色的柳树出其不意地进入他们的视野,这绝不啻于茫茫大海里的迷航者发现航标。是的,历史注定赋予这一棵树不同的使命,一棵树,成为大地上的一盏灯,成为孤东油区的一个焦点,成为这个世界的中心。一棵树,因为不合时宜的出现,成为最具有诗意的栖居,成为油田人的十字架.作为精神符号成为一种或者多种修辞。

  我最早知道一棵树,与一场爱情有关。

  我的高中同学佳.有着惊人的美丽和成绩,也同样有着惊人的自负和骄傲,她安静地坐在我们教室的第三排中间的位置,我们都知道,她的安静放射出骄傲和拒绝的气息。包括最调皮的男生.都不敢把校花之类的名号冠在她的头上,哪怕是在私下里也不敢,我们都能想象出她对这类恶俗名称的鄙夷。她的优秀,让她有理由不合作,让她有资格不虚心。时隔多年.哲学家叔本华在我坚硬的思想之墙上打开了一道门,虚心不过是虚伪的谦让,在这个充满嫉妒的世界里,德才兼备之士借此取得平庸之辈的原谅。在把虚心从美德名单划掉的一刹那,我想起了佳,虚心不过是对平庸者的安慰,如此说来,佳当年的骄傲,对他人何尝不是一种最好的尊重。

  大学毕业之后,佳为了追逐爱情,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选择去了刚刚开发的东营油田。而佳的爱人,正是我们高中时代的一个特别普通的男同学.他不起眼到我们回忆他的样貌都要吃力地想才行,他有着与佳一致的安静.我不知道佳是否就是通过安静和他在两端对望,才芳心暗许。听到这个消息是在一个同学聚会上,时至今日,我仍能记起佳的闺蜜在讲述时足够义愤填膺的表情,她的两根眉毛拧在一起,嘴巴激烈地开合,像一挺成串射出子弹的机关枪,佳的闺蜜说,你们听听他们工作的地名,一棵树,孤岛,我们望文生义就知道那些地方有多荒凉。就这样,一棵树,第一次闯入了我的耳膜,隔着一张巨大的圆桌,从佳的闺蜜的嘴巴里清晰地传递到我的心里。我承认,在存储一棵树这个地名时,我隔离掉了荒凉,一棵树,从此只与爱情有关。

  人类是从森林里走出来的.树和人曾经是相依为命的关系,昼拾橡栗,暮栖木上,钻木取火,构木为巢,树以牺牲的姿态,解决人最基本的生存问题,农业社会出现,就坎坎伐檀兮,甚至,亡猿祸木,树要承担了许多无妄之灾。可以说,树养活了人,哺育了人。当采油工人在荒野里看到这一棵柳树的一刹那,涌上他心头的应该有对生命的呼应.是一种生命遭遇另一种生命的喜悦,更应该有原始的亲近,尽管,这种天然的亲近埋藏在意识深处.表象上只生发出说不清楚的温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