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魂之思与想象之舞


□ 刘桂茹

  哈雷的散文常常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曼妙思悟。而当他把这种特有的智性与血脉中涌动的激情糅合进诗歌场域时,其诗歌中思考的向度、张扬的情绪以及想象的神采便不由分说地扑面而来。这是哈雷诗歌给人的总体印象。
  心魂之思是哈雷诗歌的精神密码。如果说诗歌创作是诗人探索内心困境的一种生存方式,那么这种关于“心魂”的诗性想象与精神磁场就是诗人挖掘生命潜能的内在冲动。很多时候,当纯粹的内心化诉说无力抵达富含生命信息的情感地带时,诗人更倾向于在充满悖论的景观里寻找奇异的光泽。阅读哈雷近期的诗作可以发现,诗人坦然地展现种种生命的困境,并努力打开生存悖论的缺口,让梦想不断地飞翔,让心魂自由地曼舞,由此窥探生命与情感深处的美丽奥秘。而让爱情激活心魂的漫游,让爱情成为盘旋的渴望的安顿之所,成了哈雷诗歌关于心魂之思的别一种表现方式。比如《江雨》、《稍有传奇》、《突然展开》等等,诗人面对精神困惑与情感纠结时,借着激越的诗句尽情渲染自己的情思,那是一种“突然展开”的姿态,是一种“稍有传奇”的惊喜,更是一种如“江雨”一般柔绵的愁绪。“今夜/不见江月/岸上那么多的灯/落到了江面像发光的水泡子/心有多湿/那泡子就有多湿/在睡梦还没降临前/渐次破灭/你裸向城市的躯体/暗成一怀愁绪”(《江雨》);“从你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成了你愿景中的葵花/稍有传奇/在风中传播多年的/旧体诗句都颓然飘散了/许多往事像那些磕过的瓜子/碎满了一地”(《稍有传奇》)。无论是光影交接的江雨奇景,还是断片式的流动往事,诗人在奇特的想象逻辑里试图突破压抑着的环境与心境,摆脱束缚心魂的众生世相,从而建构一个让心魂自由言说的葱茏空间,让心灵“诗意地栖居”。
  或许出于对心魂之思的执悟,哈雷诗歌表现出了对时间与生命轮回的特殊敏感与期许。诗歌《那年的故事》、《这一年》、《来的时候》在逝去的存在与当下的生命样态之间彰显着诗人别样的情怀。“在季节成熟的那一端/让我仰起/金色的诗句”、“从时间剥离出苦涩的果核”、“泪水浸泡的心/相许千年的情”等等句子中,流淌着对心灵动感的咀嚼以及对瞬息存在的感悟,由此形成了其诗歌内在的情感张力。以思想之光烛照爱情与梦想,执著而不偏执,突显着强烈的生命质色。而正是在感性之思与理性之辨的拉扯之间,哈雷诗歌的文本形态常常突破惯常的美学规范,呈现出有序化却碎片化的矛盾。而这样的审美特征与其是诗人对立的情感表征,不如说是诗人多侧面的精神向度的集中表达。
  想象之舞是哈雷诗歌的情感意绪。作为一种抒发个人内在情感的艺术,诗歌似乎向来与隐喻、象征、夸张、跳跃等等质素相关。如果说现代派诗歌在对传统诗歌的反叛中,把复功能、多调性、多重节奏、特殊的音色等艺术手段作为其自觉的审美追求,那么哈雷的诗作可以看成是对现代诗歌艺术的有意汲取。情感的浪漫抒发,意象的独特组合,节奏的松驰有度,情绪的快意直白,这些无疑都是缠绕于哈雷诗歌的现代审美氛围。诗歌《江雨》里,诗人在雨水、江水、灯光构成的迷蒙图景中,将对爱情的呼唤与期待娓娓道来;《我心鼓浪》于海的韵律与节奏里,言说了“鼓浪之歌”含蕴的多重思绪;《稍有传奇》又在色彩的跳动中打开想象的维度,“金色的诗句”传达着身体的叹息与灵魂的追逐。可以说,闪烁跳跃的意象和多重丰富性的诗意空间是哈雷张扬其感意绪的特有方式,而这样的审美效果常常来自于诗人有意采取的充满隐喻与象征韵味的想象姿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