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何老师


□ 曾宪涛

  何老师是我中学时的数学老师,已退休几年,现在和我住一个小区。

  何老师本来就身材瘦小,现在更瘦了。他有糖尿病,手脚起皮,两手白花花的,像是沾满了粉笔灰。

  每每遇到他,总见他挎个布包,包里凸显出酒瓶的形状。问他干吗去,要么回答买啤酒,要么回答卖酒瓶。尽管不好意思,还是如实回答。他告诉我他酒瘾很大,现在病重,医生不准喝酒,便改喝啤酒,每天两瓶,他怨恨自己酒瘾为啥那么大,又不当官。

  何老师有两个孩子,小的在外地工作,大的是个女儿,好像有点毛病,个子长不高,学习也不行,只上到初中毕业,就在我单位食堂找了份工作,三十六七了还没成家。何老师最操心她。他女儿我认识,她也知道我是她父亲的学生,我去食堂买饭,她只会对我笑笑。何老师说,医生说她不能结婚。何老师还说自己是活不长久的,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

  那天下班回来,妻对我说,何老师老是在咱家窗前转来转去,好像有什么事。我忙站到窗前,果然见何老师又转回来了,他肩上没有挎布包。

  我朝窗外说,何老师,有事吗?

  何老师看见了我,道,我去你家里说。

  我打开门,何老师进来,就在茶几旁的小凳上坐下。我叫他坐沙发,他摆摆手,我拿烟给他,他也摆摆手说,只喝酒不抽烟,接下来问我,结果出来了吗?

  他一问,我才想起最近单位要裁员,还要裁很多,闹得人心惶惶,毕竟我们是国有企业。

  裁谁不裁谁是头头最头疼的事,谁都不想得罪人,单位领导便采用了现在流行的做法,先由基层各部门员工投票,最后再领导确定。按老百姓的说法就是投票选下岗的。

  我在单位负责技术工作,裁员不关我的事,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现在想起何老师女儿也在裁员的范围中,今天就要出结果了。

  几天来,他们家一直在坐卧不宁的煎熬中等待着今天的结果。

  雯雯太老实,也不会为人,投票肯定会被投下来。何老师满面忧愁,不知结果出来了没有?

  还没听说。我安慰老师,雯雯那么能干,领导会掌握的,她不会下来。

  何老师摇摇头。我忽然想起问,你没找过启华吗?启华是我们单位老总,也是何老师的学生。

  何老师说没有。

  为啥不跟启华打个招呼?

  他叹了口气,那怎么好意思……

  有啥不好意思?他再是老总,你也是他老师。

  何老师表情极为难堪。看得出他心里的矛盾,既不愿做这种事,又怕对不住女儿。他摇摇头说,当老师的怎么能找学生走后门,她妈这两天一直跟我吵,骂我没用。

  我说,你该早提醒我一下,我来跟启华说。

  何老师摆摆手,站起身要走,又说,不知结果啥时候能出来?

  我说,你等等,我问问启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