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音乐的“本真性”及其它


□ 张 平

  摘要:本文针对英国音乐社会学家伊凡·休伊特提出的音乐的现代性危机及其救治方略,运用中西文化比较的方法展开进一步的论述。文章认为伊凡·休伊特关于音乐“本真性”的诠释仍然是局限于西方“超验哲学”、“普遍理性”的思想传统之中的。如果说音乐的时代危机只不过是西方社会现代性危机的局部表现,那么,要疗救音乐的时代危机就不能不开辟西方思想文化之外的“他者”的视域。本文具体论证了中国古代音乐理论中“本真论”思想是从“天-地-人”的有机整体系统中阐发音乐艺术的功能与价值的,与伊凡·休伊特所讲的“本真性”有显著差异。环视日益严重的地球生态危机,在音乐艺术领域重新呼唤本真人性的回归,呼唤天、地、人之间的圆融和谐,营造现代人类的健康心态,开拓个人自由的精神空间,应当是现代音乐努力的方向,也是现代音乐走出困境的唯一途径。
  关键词:音乐 现代性危机 本真性
  
  华东师范大学新近出版的英国音乐社会学家伊凡·休伊特(Ian Hewett)的《修补裂痕:音乐的现代性危机及后现代状况》一书,对音乐艺术领域累积已久的冲突与病患进行了深入的洞察与剖析。书中,休伊特对“严肃音乐”即古典音乐、“流行音乐”以及“新音乐”,以不偏不倚的姿态一一作了尖锐的批评。①
  在他看来,古典音乐之所以每况愈下、备受冷落,听众越来越少、越来越老,渐渐由早先的“霸主”地位被挤兑到边缘,不仅与时代的变迁、人心的向背有关,更与“古典音乐”内在固有的、长期潜伏的病因有关。这个病因就是对于“自律性”(autonomy)的迷恋。“自律性”就是内涵的本质性、文本的封闭性、规则的限定性、审美的普适性等。正如杨燕迪先生在为该书撰写的序言中指出的:这种自律性导致“音乐成为一个独立于人的‘对象’,从而服从不断强化的‘规训’,扭曲为‘工具性’的存在。”②有机统一的音乐艺术被分解、分化了,或曰被“专门化”了,同时也就被囚禁在“专门化”的牢笼中。音乐的自律性病症,实则是一种“现代性”的病症。如果进一步追究,这种病症又是深深地植根于西方历史悠久的理性主义思维传统之中的。作为上海音乐学院领导人之一的杨燕迪先生无可奈何地慨叹:“我们所熟悉的‘音乐学院’教学体制”,也正是建筑在这种“现代病症”上的!
  相对于“严肃音乐”、“古典音乐”,休伊特指出,“流行音乐”以及“新音乐”的病灶也表现在内、外两个方面。它们的内部病因是缺少精神文化积淀以及感官文化积淀而又急功近利表现出的浮躁与浅薄;外部病因则是对高新科技、资本市场的一味依赖乃至卖身投靠而失去了心灵创造的自由。于是,对于“新音乐”来说,标新立异的结果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苍白空洞,从而陷入“形式上的低级简单”;对于“流行音乐”来说,在“人气火爆”的表象下,往往是掩饰不住的苍白和虚脱,加上“音乐经纪人”、生产商的幕后掌控,其一贯标榜的“大众化”似乎也成了一句廉价的广告词。休伊特对于音乐的时代危机的剖析可能并不全面,但他提出的问题是十分严峻的,也是无可回避的,关系到音乐艺术在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死存亡。
  为了对病入膏肓的现代音乐加以疗救,休伊特在该书中开出了自己的药方:重归音乐的“本真性”,在他看来,这是一个“返璞归真的新境界”。③单从字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中国老庄哲学式的命题,仔细查勘一下书中的论述,并非如此。在休伊特那里,拥有本真性的音乐作品应该是深刻、纯正、独到的,而实现本真性的途径是遵从“完好的传统”,当然是古典音乐的传统;重视表达“形式”和“类型”;复归原初纯粹状态的调性。音乐的“本真性”(anthenticity)与音乐的门类样式流派无关,与音乐的创作风格个性无关,甚至与音乐的时代、民族无关。因此,给我的感觉是,休伊特的“本真性”仍旧是一种普适性的话语,一种想象中的全人类共同的音乐话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