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茶生涯


□ 潘向黎
茶生涯
潘向黎


  潘向黎文学硕士,中国作协会员。生于泉州,现居上海。曾留学日本,先后在文学杂志和报社任编辑。著有小说集《无梦相随》《十年杯》《轻触微温》《我爱小丸子》和散文集《红尘白羽》《纯真年代》《相信爱的年纪》《局部有时有完美》等。部分作品被翻译成日文、英文、俄文。作品连续四年登上中国小说排行榜。曾获上海文学优秀作品奖、文汇报笔会文学奖、上海文化新人奖、首届青年文学奖、第十届庄重文文学奖,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
  
  每天一早醒来,眼睛还涩涩地睁不开,朦胧的意识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来一口茶。
  几乎是靠着这个念头的召唤,我才能让自己还算敏捷地爬起来。起床之后,照例是清洗茶壶和茶杯,然后拿出茶罐,从里面用茶则或者小调羹舀出几撮茶叶,放进茶壶——因为我早起总是先喝绿茶,所以并不用紫砂壶,只是一把日式瓷壶,注水入壶。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适时停下,然后,用让壶中的茶跳华尔兹的手势,徐徐摇晃茶壶,心里默数到十,就斟出来。这时候,茶杯里就是一汪嫩嫩的、黄里泛绿的春水,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一下,肺腑之间隔夜的闷气一扫而尽,然后啜上一口,心神稍安,再啜几口,嘴里喉咙里舒服了,五脏六腑都妥帖了,头脑也渐渐清醒,一股太和之气遍及全身。这是我一天中的幸福时刻。
  老茶客们管这个过程叫做“喝通了”,也有人说是“喝顺了”。确实如此,早上起床,整个人是木木的,七窍都是淤积的、塞住的,加上经常有气无力,而且那气也断不是什么“浩然正气”,而是一团闷闷如黄梅天那么不爽的“下床气”,必须要一盏茶及时赶到,七窍才通,气才顺,人才清爽。
  对我来说,不吃早饭可以,但是如果没有那一盏茶,我的早上就没法开始。不管这一天是忙是闲,一定要把茶先喝通喝顺了。悠悠万事,唯此为大。一日之计始于茶。
  接下来——被茶唤醒的整个上午,不论是在家还是在单位,我的手边都有一杯绿茶,还有一个小茶壶一个小杯子,渴时饮,不渴时啜。若是在外面开会或者旅行,为了携带方便,就用一个直筒玻璃双层杯,给我带来随身随地的茶爽,听冗长无聊的讲话时,还可以极其隐蔽极其礼貌地开开小差:看着碧绿茶芽和清澈茶汤,幻想自己正走在春雨后的九溪十八涧,两边都是碧绿的茶树,还可以默背几首茶诗……茶喝淡了,就换上新叶,有时候是同一种茶,有时候则换一种。
  一般到第二遍绿茶也淡了的时候,我就不再喝茶了,因为不久就要吃午餐了。然后是午餐。虽然任性,午餐后一小时内我是不喝茶的,这是喝茶人最重要的养生法则之一。一小时之后,我又开始喝茶,这个时候一般不是温文尔雅的绿茶,而是换上性情刚烈的乌龙茶之冠——铁观音,才能提神醒脑,应付有些困倦的午后。真正的铁观音是非常耐泡的,七泡有余香,等到两遍铁观音喝淡了,晚饭也就近了。晚饭后还是有一个小时左右不喝茶,然后喝什么茶,就随意了。若是晚饭吃得油腻了,不妨新泡一壶铁观音,酽酽地喝下去解油腻助消化,这时候的铁观音可以喝到最浓,因为不怕茶醉。如果晚饭还清淡,那可以品一杯淡雅的白茶,偶尔来杯花香暖人的红茶。晚上我不喝绿茶,因为有过喝绿茶而失眠的记录,奇怪的是,我喝其他的茶,哪怕是极浓的乌龙茶都照样能睡,喝绿茶却会失眠,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许多人说可以喝绿茶,绝不能喝乌龙茶,可见一样茶喝百样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