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林继中《文化建构文学史纲(魏晋—北宋)》


□ 许 总 姜秀峰

摘 要:本文从宏通的视野、动态的研究、自律与他律的互动、传统文论精神的承传等四个方面对林继中近著《文化建构文学史纲(魏晋—北宋)》进行分析和评价。
关键词:文化建构 文学史 动态研究 自律与他律

目前市场上的学术著作琳琅满目,可见学术的繁荣兴盛,然而透过五彩斑斓的表象,我们却很难发现有多少著作能真正给学术研究吹来一股新鲜空气抑或带来震撼和启发。究其原因,这种“繁荣”,实际上源于市场经济浪潮下文化领域的节节溃败、知识分子和文学的边缘化造成学术领域的浮躁氛围。部分学人拿起了“一年磨十剑”的绝活纷纷“炮制”学术、制造学术繁荣、展示学术成果,“十年磨一剑”则被晾在了一边,坐起了冷板凳,鲜有人问津。而继中就是属于问津“冷板凳”的学人之一。《文化建构文学史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4月出版)从构思到完稿前后概有二十余年之久,且先不论此书的学术成就,单单就这种甘坐“冷板凳”的治学精神就令我辈敬仰佩服。
两个十年磨出的这把剑——《文化建构文学史纲》毕竟不同凡响,迥异于泛泛之作,读来不觉令人惊叹其视野之宏阔、眼光之睿哲、见解之独到、论述之精妙,而这些无不得力于继中学植的深厚、治学的严谨和甘于坐“冷板凳”的精神。限于篇幅,兹举以下几点谈谈此书的独具慧眼处。

宏通的视野

文学史的书写以时间来分类一般有两种:通史和断代史。以往通代文学史的写作大多是“作家、作品加背景”的模式,该模式常以历史年代作为记录的轴心,整理出每个朝代的文学体裁、文学名家、文学现象,辅之以名家作品的简要解读和时代背景的概括介绍。这种撰写模式虽也将文学史置于社会学、政治学的视野下加以考察,但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宗教哲学等因素仅仅作为静态的背景而存在,与在此背景下创作的作家和出现的文学现象、文艺思潮往往游离。故而这种“社会—历史”模式下的文学史是平面的、静态的,而非立体的、动态的。至于体裁的形式、演进更难与朝代的更替谐调一致,因此往往给读者造成朝代与体裁共兴亡的错误认识,所谓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似乎中国文学发展到明清唯有以四大名著为代表的小说了。而断代文学史虽然较一般通代文学史能深入时代作较深刻的分析,但对文体的嬗变、文艺思潮的涌动缺乏整体性的观照。继中此书则彻底颠覆传统,以中唐为中国文学史前后分期的支点,魏晋(含建安)——盛唐、中唐——北宋分别独立成章,构成本书的上下两卷。乍一看这种划分还真让人摸不着头脑,仔细研读过后,我们不得不赞叹作者的勇气和他别出心裁背后的史识。作者借鉴了闻一多、陈寅恪的观点,认为中唐不仅是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前后转型的关捩点,也是民族文化构型由士族文化向世俗地主文化嬗变的转折点。同时,作者又自觉运用恩格斯的“合力论”,认为在经济基础和意识形态之间,特别是“更高的即更远离物质经济基础的意识形态”如宗教、哲学、文学之间存在着一些中介环节,这就是“交互冲突产生合力的诸多因素”,并把恩格斯的“中介环节”具体化为“文化”:在历史的因与果之间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中介环节,这就是交互冲突产生合力的诸多因素。而这些特殊的因素“又是由于许多特殊的生活条件,才成为它所成为的那个样子”……而这些因素大部分可用“大文化”的概念概括。诸多因素在文化大容器中碰撞,产生合力。这就是文化趋势,也就是一个社会在情感和理智上的主导潮流。处于潮流核心地位的是价值取向……这是文化史与文学史同构运动最关键的契合点。
叶舒宪认为“文化”的概念本身已经昭示了人文社会学科各领域沟通对话的现实和前景。文化以其内涵的丰富性和跨学科性从整体视角对文学进行的观照显示了此种“外部研究”模式所独具的宏通视野。这就有别于单一的“知人论世”式和纯粹“以诗论诗”式批评模式的狭窄视野。基于以上认识,作者不囿于陈说的藩篱,以文化的大视角切入,把文学史的变迁置于“文化域”这一广阔的社会生活视界作整体的动态的考察。
另一方面,大文化参照系下的微观考察有利于我们发现以往未能发现的新质。这也是西方学者力倡文化背景下的“价值阅读”原因之所在。他们认为文学阅读有两种:一是品质阅读,重在衡量作品艺术性的高低;一是价值阅读,旨在挖掘隐含的作品文化内涵。继中则尤善于二者的圆融结合。《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是“初唐四杰”之一王勃的脍炙人口之作,其中又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最为世人所称道。从内容上来说这首诗表达了友谊的真挚和昂扬的意气,形式上来讲这已是一首严格意义上的格律诗。然而在士庶交融文化背景下重审“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两句,作者洞悉到的不仅是诗人昂扬之精神面貌和友谊这一人类普遍情感的抒发,其深层是初盛唐社会结构大调整背景下新型人际关系的反映:唐代打破“九品中正制”,仕出多门,新的生存方式驱使士人走出家族圈子,在“四海”求“知己”,共同的追求与遭际使“友人”成为“同志”。作者将文本作为一种文化实践置于初唐的文化框架内加以审视,重建文本产生的文化、历史语境,由此揭开文本的语言、诗人经验系统的产生机制,新质在再审视——重建语境——再阅读的流程中自然显露出来,这就是文化大视角下“价值阅读”的意义所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