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摸门儿


□ 文/汤 军


现如今出门办事,不送礼不行,可送礼人和受礼人迫于舆论压力,又不敢大摇大摆,于是就得忐忑不安、偷鸡摸狗般地摸到当权者的家门口来……

夏青来到龙门镇上,看见了清澈满蓄的伊河、遥相对峙的山崖,这里就是举世闻名的龙门石窟。龙门石窟正申请加入世界遗产家族,所以娘家人得赶紧收拾收拾,混吃混喝的人造龙宫被炸了,兜售纪念品的商贩们也无影无踪了。
漫山遍野的银妆,已化作山崖上的朵朵白雪。就在这石窟山的山脚,有一条长长的槽溪,上面悬浮着冉冉青雾蒙蒙暖色。原来里面竟是温泉,弄得山上洇洇的,土和雪混着却又黑白分明,乱枝斜桠交错,立石断岩纷纷,笔意阑干,水墨天成。对岸也是山却是衬了苍翠倒影的远山,不时会有汽车啼鸣而过就像一段惊雷,宁静中也似震落了一小块画面。
沿山的石梯上结着残冰,践踏起来还颇为惊险。一洞洞佛龛、一段段残像、一片片火烧云叠在一起,如朝代更迭的历史断层。辟崖建造的奉先寺里,供着武则天用两万贯脂粉钱营造的卢舍那。据说卢舍那的原型就是武则天,看来钱没白花。大佛安详端坐双目俯视,既显出对现实世界的亲切,又有着远瞩高瞻的庄严。那是个多么令人向往的年代啊!在卢舍那两边,是阿难迦叶两个弟子,阿难是个嘴上没毛的年轻和尚,迦叶的像已残破难辨。然后是文殊普贤两位菩萨,他们盛装雍容炫耀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还有天王、金刚,也分列两厢。那被踩在天王脚下挣扎反抗的夜叉引起了夏青的兴趣,它鼓目咬唇肌丰鼻突,和万佛洞里一样被压在天王脚下却安然欲睡的夜叉迥然不同。艺术家为什么会这样处理呢?那上面寄托了什么呢?
凛凛寒风铲着雪屑,扬起在夏青的衣前身后。夏青沉浸在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的豪情里,他的思绪一路撒去,竟险些滑倒。可就在刚才,他还在为生意犯愁呢。

周三晚上的夏青更像一只火箭,趴在软卧候车室的沙发上随时等待发射。可是去柳城的特快迟迟不到,雪依然很大,汽车和飞机都已歇业。夏青想换车次,便往地下一层的退票处走。夏青感到,新车站设计得确实符合民族建筑传统,站里站外一样冷。没换成票的夏青回来的时候,候车室已静谧得像一只发霉的桃子。夏青是在后半夜的一则清梦中被叫醒的,他走下天桥后还打量了一眼那列正喘粗气的特快,心想,这就是那个龟兔赛跑的得胜者吗?
还算走运,第二天中午夏青就敲响了柳城表姐家的大门。表姐比夏青大三十多岁,她的外孙女雨丝按辈分儿论该叫夏青舅公公了,这让不到而立之年的夏青不胜惶恐。吃过午饭,夏青匆匆上路,他要去柳城金属加工厂。如今这厂子的改革方兴未艾,向管理要效益,准备上一套先进的管理系统软件。
计算中心设在厂大门斜对面一座红色大楼的四层,夏青找计算中心的软件科科长李笑冬交标书。李笑冬不在,一位女子让他坐等,说李笑冬去主任那里就回来。夏青坐下时发现桌面玻璃板下压着张企业通讯录,忙掩饰着连抄带记。李笑冬进来时,脸上残留着春风雨露般的微笑。他与夏青握了握手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