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漫游三章


□ 邢小利

  邢小利笔名蓝溪,一九五八年生,陕西长安人。文学硕士,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小说评论》副主编,白鹿书院副院长,西北大学中国西部作家研究中心副主任。写评论,也写散文、小说和诗。出版有文艺评论集《坐看云起》《长安夜雨》,散文随笔集《独对风景》《回家的路有多远》《种豆南山》,中短篇小说集《捕风的网》等。一九九九年获陕西省人民政府颁发的优秀文学编辑奖。评论文章《时代的暴风雨来了——读叶广芩的长篇小说〈采桑子〉》获陕西文联首届文艺评论奖最佳评论奖。
  
  阳朔归来
  
  阳朔归来,忽然把许多曾经耿耿于怀的东西看轻了,看淡了,看没了。
  哈哈!
  抖落一地风尘,留得一身轻松。
  想起了东坡老兄的一段名言:“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吾在阳朔时,尝在遇龙河乘竹筏漂流半日,江面清静,几无游客,只有筏工为我唱着山歌,“唱山歌唉,这边唱来那边和。山歌好比春江水,不怕滩险弯又多……”江,山,风,日,任我游心骋目,我——闲者,便是其主人呵。始皇老儿安在,元璋小子何往,俱灰飞烟灭矣。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里他能管得着吗?这遇龙河是他的吗?笑话。他权力再大,但忙在深宫,来不了这遇龙河,朕便是这里的主人。朕即遇龙河,遇龙河即朕。
  阳朔归来,真的把许多曾经耿耿于怀的东西看轻了,看淡了,看没了。
  原来是挤在一个黑屋子里,常为脚下的站地劳神费力,忍辱蒙羞,还惦记着更高的站地。站得再高,也是在黑屋子里。哪有江山风月,哪有身处江山风月的自由与自在!
  这呀那呀,真他妈妈的可笑。
  不值一哂。
  
  印象·“印象·刘三姐”
  
  亲历了一回张艺谋。还是蛮佩服的。
  已经是十二月的天气了,尽管阳朔还不冷,穿上毛衣毛裤足够了,但在这个时候,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每天还能涌进近万人。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印象·刘三姐”。牛皮不是吹的。票价还相当贵。最便宜的也得一百多元人民币。如果是上当,哪能上这么久?
  我还是被感动了。也有震动。来自内心的。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
  看完,想想,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山歌,渔火。山歌从头唱到尾,这边唱了那边和,渔火从星星点点,到满江满湖。
  山歌,渔火。
  往日的生活。
  理想的家园。
  看罢桂林,游了阳朔,听了山歌,阳朔的筏工唱的,见了渔火,漓江边那些卖烤鱼的渔火,忽然觉得,“印象·刘三姐”只是印象中的刘三姐,脑海深处的,心灵深处的,但已不是今日生活中的了。
  绝对不是。
  “印象·刘三姐”是一曲挽歌。阳朔山水实景演出的挽歌。动人的挽歌。震撼人的挽歌。因为,这种生活,山歌与渔火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因为一去不复返,所以才那么地动人,那么地震撼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会这样动人吗?会如此地震撼人吗?
  我在遇龙河漂流的时候,乘的是竹筏,十根粗大的竹子做成的。筏工说,他们这里还没有这么粗大的竹子,从外地进的,一只造价八九百元。我的导游是个爱笑的壮族姑娘,因为爱笑,显得比实际年龄小了几岁,实岁二十五六,看起来二十出头,像个学生。因为生意淡,她特意为我找了一个会唱山歌的筏工。目的很单纯,鼓动我乘筏漂流,她能从中提成。筏工姓陈,早上本来想去阳朔打工的,看见我们骑着自行车而来,拦路问工,与导游叽叽咕咕一番,山歌免费,就做成了一单生意。这个陈筏工确实会唱山歌,唱得还真好。嗓音好,读过书,会现编歌词,自然准确。关键是他爱唱,给我唱,给山唱,给水唱,见了其他筏子驰过,也唱。引来其他筏子上的游客羡慕,叫好。他好唱,我好问。问了他们这里过去的生活方式,也问了他们现在的生存方式。我明白了,过去是自然经济,靠天吃饭,现在是市场经济,靠商过活。他的唱山歌,半是天性,半为生意。所以,他现编的山歌歌词中,就有了讨好游客的语词,诸如升官发财遇艳福之类。一般游客可能高兴,我听了感觉大煞风景。啊,山歌也已经被钱风利雨浸蚀,还叫山歌吗?商歌也。
  哪里还有渔火呢?到处都是卖烤鱼的,渔人则肩架渔鹰学名鸬鹚忽然跳上游船邀人照相,到处都是商业景象啊,哪里有田园牧歌式的山歌与渔火呢?也游了名为“世外桃源”的“世外桃源”,哪里是世外桃源呢?山有小口,乘船而入,原始野人,少数民族生活方式,纺线,织布,腊染,火塘,还有“渊明山庄”,一满成了商业景点。商风吹得游人醉,只把桃源当世外。大把银子往外掏,笑将印象往回载。
  还有刘三姐。我见到了刘三姐。黄婉秋。当年演刘三姐的黄婉秋。人们想象中的刘三姐,其实就是黄婉秋。见黄婉秋是在从桂林到阳朔路途中的一家玉器店里。店也就是路边的店,玉器呢,不说也罢。导游说,大家到店里看一看,凡买玉器的,刘三姐——黄婉秋都会和买者合影留念。黄婉秋现在是桂林和阳朔好几家以刘三姐名义出现的旅游景点、商业卖场包括运输车队的名誉董事长。不知是真是假,导游说的。且说我们好几车游阳朔的游客涌进这家路边玉器店,进门是当年刘三姐电影的海报,刘三姐美丽动人;旁边,是黄婉秋在中央电视台与朱军等人的合影,笑容灿烂;再进一道门,是名贵玉器,柜台里,有一穿黄色带花大衣的女性,看来上了点年纪,再细看,有点像当年的刘三姐,再对照与朱军的合影,可不是她是谁,黄婉秋。我想给她照一张相,她早有防备,或背身,或低头,或藏在服务员身后,总是拍不成。总算找着机会了,有人出来制止,不许照相。买了玉器是可以合影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