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代中国的音乐


□ 齐尔品 孙 海

  齐尔品著 孙 海译
  
  译者序:这篇文章是中国音乐界的老朋友、20世纪30年代曾长期滞留中国的俄罗斯音乐家齐尔品(Alexander Tcherepnine)用英文写成,发表于美国《音乐季刊》(The Musical Quarterly)第21卷第4期(1935年10月)。作者以悠闲的笔触描绘了他在上海、北平等地的 所见所闻所感。其中既有一般西方读者所感兴趣的东方风情,大多数又总能与音乐扯上关系;更有从专业角度对当时中国音乐的介绍、评论和建议;上海的国立音乐专科学校、萧友梅等均是他亲自接触和描述的对象。
  译者不久前因搜寻萧友梅留德后经美归国之有关史料,碰巧在美国发现了这篇沉睡七十余年的文章。作为对当时中国音乐生活的真实记录,本文颇有其历史价值。经查,文章自发表以来似从未传译到国内。叹为可惜,遂将其译出。
  从旧金山启航,沿太平洋航线西行两个星期即可抵达亚洲近海。轮船先进入黄海,的确名副其实,它被世界上最长河流之一的黄河所携带的泥沙染成了黄色;海面上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渔船,都是以前只曾在画卷中见过的中国样式。越过渔船上典型东方式的风帆再往前看,可以隐约望见陆地,这便是对中国的第一瞥。终于,海岸线越来越清晰,船渐行驶入宽敞的扬子江入海口,沿岸则是一马平川,随处可见的英式房屋以及工厂、停机库和百货商场都慢慢展现在眼前。看上去仿佛是一个西方城市,让人一时难以相信已经置身上海。
  停船、检查护照,然后旅客们由一只小船送到岸边,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上海外滩的中心位置。苦力们跑上来为你搬运行李,当他们两人一组挑起沉重的“新式”箱包前行时,你可以听到他们唱歌,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种富有节奏的低吟:一人率先低声唱出旋律的开始,另一人接着唱完。他们通常配合着缓慢的步伐重复同一个旋律。在这里,“非物质”的音乐节奏仿佛在帮助人们挑起“物质”的重担。
  上海外滩,如同英国的泰晤士河堤岸一样,对于远洋旅行者而言十分有名。这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可以看到来自不同国家的水手、游客和商人。其余大多数则是中国人,他们穿着蓝色上衣和宽松的裤子,你来我往、脚步匆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时发生拥挤或碰撞,但绝少有人在意。宽阔马路的中心站着一个大胡子警察,正以英国的方式代表殖民地和租界指挥交通。来来往往的交通工具有自动车也有人力车,样式五花八门:从老式的马车到最新的流线型汽车,从老迈的有轨火车到新式的无轨电车一应俱全。正看得眼花缭乱之际,已经被引入了一家美式风格摩天酒店的豪华客房里,终于可以仰靠在宽大的沙发里了,舒服。
  但若想真正了解中国,还得出去走走。
  一出南京路,就置身在另外一条充满生气的商业街,店铺门面挂着各色旗帜,这里是大众小吃的云集之处。探身到饭店里,就可看到厨师如何灵巧迅速地把肉从排骨上剔出,然后再用一种木制器具拍打加工。拍打的声音在店外也听得清清楚楚,而且每家店的厨师都有自己独特的节奏,节奏就是他们各自的“招牌”。
  然后你还会注意到,工作场所的节奏其实是迥然不同的:鞋匠钉鞋是有规律的均匀节奏;木匠工作时则是遵循一种变化有序的“脉动”;石匠、洗碗工等都有自己的节奏。如果工作本身并不产生节奏,那么工人就自己唱,或者吟诵一种有旋律感的号子,如同刚下船时听到苦力们在搬运行李时所为。
  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聪明的中国人有无穷无尽的办法:大街上行驶的汽车,每个司机都有自己独特的鸣笛节律;我几乎没有发现过不同的司机按出相同节律的事情。沿街小贩的叫卖声不仅有自己的旋律,且借助手中的器物伴以节奏。西方游客在中国很快就会发现,节奏是中国人生活和工作中不可或缺的基本组成部分。
  接下来你或许想知道,在中国音乐还应用于其他更重要的场合吗?有很多:我正走着,就听见远处人群中传来阵阵乐声,连忙挤进去看。一个中式的管弦乐队正在一家干货店中演奏,声音高昂、节奏分明。原来是这家干货店开张,音乐鼓噪就是为了吸引过往行人驻足。这样的仪式会持续一到两天,夜间也不中断。中国人觉得声响越大,乐队就越好,就越能吸引观众,以后才会有更多顾客。在我看来这种音乐因过于吵闹而失去了美感,但问题在于:如果不这么吵闹就不能达成以上目的。这恐怕是中国人与生俱来的音乐感觉。
  在回旅馆的路上遇到一支行进中的仪仗队,一组军乐队走在最前头、吹奏嘹亮的西式军队进行曲。但细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是一个送葬的仪式。葬礼中不用低缓悲哀的乐调而是高奏嘹亮活泼之乐曲,显然不是为逝去了的灵魂,而是为参加葬礼的活人准备的。中国人就是这么实际。
  在几乎所有音乐史著述里,都会或多或少地提到古代中国的音乐理论,这样的书有厚厚一摞。其中值得一提的有二:一是罗伯特·马克思的《中国古代音乐与乐器》(Marks,Robert:The Music and Musical Instru-ments of Ancient China)发表在本刊1932年10月号上;另一个则是赵梅伯先生在中国国内出版的一本小册子(译者:应指赵梅伯1932年出版的《中国音乐史》),扼要且清楚地介绍了中国音乐的发展史。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