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年意绪窗前草(外二则)


□ 金宏达

这套现代作家评说丛书,最初是缘起于程光炜君送来一部关于周作人的研究资料汇集。当时想,给这部书一个什么名字好呢?是这样的一个人,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一员功勋卓著的战将,散文传承中一大支派的宗师,鲁迅先生的胞弟,而后,屈身事伪,名节亏失,备遭谴责。“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评说是一种事态,功罪长短,都会在其中显影,也无须乎必居严正周密、堂而皇之的研究,偏于一时、一地、一隅的观察和印象都无不可,短短长长,指指点点,七嘴八舌,将不同时间、不同地方的人对同一人的纷纭评说聚拢了来,也有“寸水兴波”的意思,又何况暂时“消解”了霸权,再造了“包容”,任由读者评断,岂非好事。自然,其中,论者的思致的密疏,见地的明暗,抑或事实的正误,亦都各个展现着,有待于评说的评说。
周作人出道早,关注和评说他的也早,算来大约在八十年,故题《周作人评说八十年》。以后各家八十年、七十年、六十年不等,张爱玲、林语堂、胡适、沈从文的评说就如此编印出来,一时反响似乎还不错。一次看新出的电影,赵薇扮的一个女研究生,导演为让她显出颇有学问涵养,除了鼻架眼镜,所捧的厚厚一摞书,打头的竟是那本《张爱玲评说六十年》。这使我们想到,由于时日的暌隔,势态的嬗变,对文化名人的回眸和审视,也会成为一种时尚。不独对于一些以往口诛笔伐得较多的一群,其他向来正面肯定的诸大家也都不妨列入其中,以故,有关鲁迅、老舍、茅盾等等的评说便破土而出。
诚然,对如胡适、周作人等一些现代史上的名家实打实的研究,有过一段时期,俱是禁区或准禁区。倘说主持者的意识神圣,好恶强烈,不容逆耳之言,另备一说,也就罢了;最是提也不许提,提便是翻案,便是错,甚至他是汉奸,你也就有附逆卖国之嫌,则无知蛮横之至。上世纪五十年代,我读中学时,已知道周作人身负“汉奸”之名,正疑惑此人下落时,读到《鲁迅的故家》,周遐寿著,约摸着此人来历不凡,后来得知果然就是周作人,也因而确知他还健在于身边的人世,也还改换名字作文出书,是必蒙特意允准,当时就有一种世情宽大的感觉。“文革”风暴卷来之际,其遭际结局居然未如巴金、老舍之惨辛,也让人看见一些漏泄的日色天光。拨乱反正之后,周作人的书陆续出了不少,研究也次第展开,一时间,似乎也有一点“周作人热”的光景。然而,究竟是“捧周”过度了,抑或并未,虽有一番争执,还是不了了之。“好处说好,坏处说坏”——一个论世的共识,普世的原则,用在周作人这里,这就是进步,恰像总算走上了一条坦途,前面风光迤逦,也就够了。
“读周”也好,“评周”也好,最容易让人生出异常沉重的感慨。钱理群君、陈思和君、汪晖君对周作人屈节事伪的内在缘由都有透辟的论述,周作人无再世,对其个人自无助,而警世的价值却如一方明镜,会愈拭愈亮。我不相信一些在纸面上节慨凛然,将对前人之事的义愤发挥到极致的人,一旦置身于某种实地实景,不会晕头转向,做出令人遗憾或不齿的事。吾生也晚,未能赶上神圣的“抗战”,比“抗战”还长两年的“文革”是躬逢了,亲眼见到无数的人陷身在一片“红海洋”之中,“造反有理”、“打砸抢”自不必说,“文攻武卫”、拼却“鲜血与生命”的也大有人在。其中,当然有许多残忍与蹂躏、诬告和出卖、怯懦与疯癫、虚荣与阴谋,因为本也没有什么自己的思路,故也谈不上如鲁迅先生的“轰毁”不“轰毁”。只是看到现今小青年厉声大呼“×××,你为什么不忏悔”时,确实也生不出多少肃然钦佩的意思。当然,对他所喝问的“×××”,用一位前辈曾经说的话说,“对你既没有恶感,也没有好感”。总而言之,是有点麻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