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国家不是叫我生气,就是让我伤心


□ 夏榆 赵德明

  10月7日,瑞典科学院宣布巴尔加斯·略萨获得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
  有人问这位身在纽约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马上就要举行总统大选了,你会不会再次回国参选?”“绝对不会,我有很多写作计划要完成。”巴尔加斯·略萨回答说。
  获奖消息公布后,略萨的生活并没有改变。目前正在普林斯顿大学讲学的他,还是照常授课、散步、上街,和朋友吃饭,一切如常。
  略萨今年74岁,近年来穿梭于美国、法国、西班牙、英国,在各个大学担任客座教授。2004年,他还自费去过以色列、伊拉克,采访巴以冲突和美伊战争。
  略萨笔耕不辍,近年先后完成三部长篇小说:《天堂在另外那个街角》《公羊的节日》《坏女孩的恶作剧》。
  略萨远离自己的祖国秘鲁已经二十余年,然而在精神上从来没有摆脱过祖国。“它不是叫我生气,就是让我伤心;往往是既生气又伤心。”略萨在他的自传《水中鱼》说。
  
  想要握萨特的手,结果握到了加缪
  
  “我要去见见萨特,我要握握萨特的手。”略萨一生深受法国思想家萨特的影响,在秘鲁他曾被称为“小萨特”。
  1957年9月,青年略萨参加法国一家杂志组织的短篇小说比赛,获得去巴黎旅行的机会。略萨把法国看成是一个神话般的国度,那里有他最钦佩的作家们。
  当时他在巴黎与后来他在法国近七年的日子不同,那时略萨称自己为上等公民。“我感到这是我的城市,我要在这里生活,我要在这里写作,我要在这里永远呆下去。”后来在巴黎的七年,他近乎是幽居在左岸。
  1958年初期,在巴黎期间,略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要萨特接见他一次,但是未遂。略萨只见到了时任萨特秘书的让·高。“他很会工作,对我们的要求一再拖延,直到我们放弃为止。”他后来在书中回忆说。
  但是这次法国之行,略萨见到了阿尔贝特·加缪,跟他握了手。事先打听到加缪正在某个林阴大道的剧场里导演某部剧作,一天上午,21岁的略萨很冒失地跑去见他。略萨站在剧场门外等他。跟加缪在一起的还有女演员玛利亚·卡萨莱斯,略萨立刻认出她来,因为他喜欢她演的一部电影《天堂里的孩子们》。略萨走过去,用他认为糟糕的法语表达他对加缪的仰慕之情。加缪望着慌乱的略萨,用漂亮的西班牙语说了几句亲切友好的话。
  “他穿着照片上常见的那件雨衣,手上习惯地夹着香烟。”多年以后,略萨还清楚记得当时的情景。
  巴黎的美妙之处对略萨来说,很大程度来自拉丁区的旧书店。
  略萨采购了很多书,包括一整套萨特主编的《现代》杂志。《现代》第一期上有萨特的主张与宣言,略萨几乎可以背诵出来。他接受了萨特的存在主义观念,认为文学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干预社会。
  在巴黎的四个星期很快过去,略萨可以选择留在这个国家,开始一种新的生活,因为在这里当作家似乎是可能的。但他还是选择回到了秘鲁继续自己本来的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