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五月的铜像


□ 钟求是

五月的铜像
钟求是

登锁是个有力气的人。他的手掌大,胳膊壮,全身长满了肉疙瘩。携着这些肉疙瘩,他来到温州城时不气短。他先进了打火机厂,坐在车间里装搭小小的零件,零件们在他手指间躲来躲去,很不听使唤。随后他去一家鞋厂管仓库,整日与牛皮们厮守在一起。不用说,一张牛皮就是一头牛。每天从他手里要出去许多头牛。这些牛加起来,可以撒遍他家乡村子里的山坡。
正干得欢实,厂子忽然停产了。一打听,原来厂里出口的皮鞋被俄罗斯海关扣下了,说是手续不齐。事情闹得挺大,变成了贸易纠纷,要摆明道理,得国家跟国家去说。登锁只好离开鞋厂,投奔新的去处。说是投奔,其实就是再找活儿干。现在的活儿不好找,找来找去,撞上了一家搬迁公司。搬迁公司的人说,你看你,长着一身硬肉,不用是埋没人才呢。登锁上下打量一眼自己,觉出身上的肉疙瘩一跳一跳的。
从此登锁成了搬迁公司的雇工。每天凌晨,他起个大早,随货车到一家住处,咣咣当当地把家什物器弄上车,再前往住宅新区,咣咣当当地把东西搬入新房子。新房子一般挺大,有好几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收拾得特别光亮。有时登锁忍不住要打听房子的价格,一问便惊出一头汗。因为算起来,温州城里的这一套房子能抵得上老家一个村的所有房子。干活儿间隙,登锁不能随便转悠,就好奇地进卫生间,用一用里边的抽水马桶。那抽水马桶果然了得,不仅白亮得目光都打滑,旁边还装着一排按钮,电视机遥控似的。登锁站在那里,好半天才敢把尿撒出来。
干完上午的活儿,登锁继续待在公司里。如果还有事做,就再流些汗。如果没事做,就早些回家。所谓回家,便是回到出租房。出租房又小又暗,是与王七筒合租的。王七筒也在搬迁公司里干活儿,人长得精瘦,只是脖子有些歪,被人叫成了七筒。登锁和王七筒都是有家室的人。登锁家里有一个老婆和一个儿子。王七筒家皇也有一个老婆和一个儿子,再加一个女儿。有老婆孩子的人都想省钱,不能学着乞丐睡在街头,只好拼租一间小屋子。在小屋子里,因为相互间能说个话,日子便少些枯燥。天一擦黑,吃过简单的晚饭,他们就各自斜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话儿,说说老家的事儿,说说老婆孩子。说到老婆的时候,两个人的嘴巴会热烈些,说着说着,脸上便有了异样,跟着身上也有了异样。想想也怪,在家里整天与老婆待在一起,不觉得老婆有啥好,离开了一些日子,记忆里老婆的身子都是香的。
说过家里的粗细,他们也聊城里的事儿。只是城里的事比较多,有些有趣,有些让人迷糊。登锁就对卫生间的按钮很不明白。他对王七筒说,城里的人爱听小歌小曲,那玩意儿是不是播歌曲用的?王七筒咕咕咕笑起来,然后很有经验地指出,那是洗屁股用的。登锁吃了一惊,说屁股擦过就完了,还值得糟蹋水吗?王七筒说,城里人跟咱们不一样,他们身上每一处肉都要弄干净的。登锁说,那上面好几只按钮呢。王七筒说,有一只按钮管垫圈的,冬天坐下去冷,一揿钮儿,垫圈就热了。有一只按钮管着冲屁股的水,能让水柱猛一些或者柔一些。还有一只按钮专门管着冲屁股水的温度。登锁瞪大眼睛说,你怎么知道的?王七筒说,我先前也不明白,不明白就问,问了就明白了。登锁点点头说,你明白的事比我多。王七筒说,我不光问了,还寻思了。我寻思那东西主要是给女人用的。登锁心里晃了一下,说为什么呀?王七筒说,你想啊,男人坐马桶一天也就一回,女人可不能,一天里得坐很多回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