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生活进发(点评)


□ 白连春

曾经,我们读过的很多小说,都有人物,有故事,有矛盾,人物塑造得很高大,很有典型意义。故事曲折,复杂,甚至惊心动魄,逻辑上也挑不出任何问题,矛盾也有高潮,有低落,总之,很抓人,很好看。但是,就是没有背景没有现实,换句话说,就是虚假。邢不的小说《我的破烂儿生活》很真实,不仅很真实,而且,它对生活是有认识的,有发现的,它绝对是从生活的混浊的激流中过滤提炼出来的一朵纯净的浪花。只须看看这一朵浪花,我们就看到了这一个时代的大背景:城市和农村的所谓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我们是通过小说中的人物王小娥,也即我,看到的。当然,王小娥不是一个光辉形象,她是一个时时处处都令人尴尬的捡破烂儿的丑陋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在生活中随时随处可见,但是,我们谁在意过她?更别说关心她了。我们甚至从来也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她一来,远远地,我们就躲开了。她就是破烂儿本身,就是丑和脏和乱,就是烦恼和痛苦,就是失败,就是不幸。我们生怕和她发生关系。我们躲开了她,但是,邢不没有躲开她。邢不迎着她走了过去。在写这篇点评的时候,我突然想:她的真面目其实不是一个叫王小娥的女人,她的真面目就是生活。走向她,就是向生活进发。
说来说去,还是说生活。生活不是小说,但是,小说必须是生活,至少,是有一些生活的,而且这一些小说里的生活,必须是有背景有现实的,即必须是真实的,不是虚假的。一个成功的作家,总是很敏锐地捕捉真实生活中的某些偶然性的事件,然后精心结构,开掘出这些偶然事件中隐藏的必然意义。
作者邢不,男性,本名邢冬兴,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然而在这篇小说里,他却是女人,叫王小娥:一个外地来北京捡破烂的女人。邢不和这个女人王小娥之间,本来存在着很大的距离,然而在这篇小说里主人公却是以第一人称出现的,我,即捡破烂的独眼女人王小娥。很显然,在写作的时候,作者邢不必须转换角色,把自己暂且当作这个外地女人。这,除了需要作者写作的功力外,还需要生活。作者本来在这个女人的生活外,现在,因为写作,他必须走进这个女人的生活中。这就是这篇点评的题目要说的:向生活进发。
注意,是向生活进发,不是从生活出发。为什么不是从生活出发呢?因为现在我们很多作家根本就没有在生活中,他们高高在上,在象牙塔里,看黑泽明,阿尔莫多瓦,英格玛·伯格曼的电影,读博尔赫斯,马尔克斯,普鲁斯特这些斯们的书,整天还梦想着过这些斯们的高贵生活,他们写的作品不是抄袭阿尔莫多瓦的电影,就是模仿博尔赫斯的迷宫小说,或者普鲁斯特的意识流小说。这已经是中国文坛不争的事实。不止一次,许多重大奖项的获奖作品都是抄袭外国电影的。说实在的,我个人认为:这些斯们的高贵生活,对于当今的中国人来说,只能是伪生活,因为毕竟是没有背景的不现实的。
基于以上原因,还谈什么从生活出发呢?所以只能是向生活进发。
向生活进发吧,向邢不学习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