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以忘却的纪念


□ 惠 荣

  已是好多年前的一天,20出头的我携一支秃笔,怀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从故乡的小镇几乎赤条条地来到县府所在之地,开始了热血沸腾的闯荡。
  其时,一个叫做韩梅梅的巾帼女孩,正作为一个最年轻的省劳模红遍大江南北。凭着激情的驱使,我信手涂抹了一篇赞颂之歌,兴冲冲直奔文化馆应征。
  走进文化馆二楼文艺编辑室,一个中年眼镜正在伏案疾书。上前一问,正是要找的老马。
  老马是个正牌大学生,在那时属于凤毛麟角的人物。他个子不高,脸色黝黑,很有些岁月的沧桑。其实,他那时也才30多岁,因行事干练,多才多艺,写诗尤显功底,加上满口让烟气熏黑的牙齿,故人们不管男女老少,一律尊称其为老马。我也轻易地将他归于“中年”一类。
  老马对我一见如故,边让座边接过我手中的诗稿立马看了一遍,然后稍作改动之后双眼开始闪亮,拍板说:“行,稿子可用,就放这里吧。”说完,大有英雄不问出身的气概,对我既不言询“你来自何方”,也不探究“将去向何处”,而是像熟知多年的老朋友一般与我海阔天空地闲聊起来。每讲到动情处,常常逸兴飞扬,手舞足蹈;朗声笑起来,又总是一脸的阳光灿烂。不久,拙作便在《启东文艺》上刊载了出来。正值早春的天气,虽寒气料峭,但那春的信息催发着和煦的春风,让我感到了丝丝暖意。
  我是个天生对写稿有瘾的人。自从稿子得以发表,便一发而不可收地笔耕不辍,有了适合的就去老马那里走动。春去秋来,我又去登拜老马的门庭,却意外地发现性格乐观豁达的老马神色有些黯然,镜片后的眼光也显得有些呆滞无神。
  “你这是怎么啦?”我不安地问。
  他先是默默无语,片刻从身后的书橱里捧出厚厚的一本16K剪报簿,轻轻地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说:“这是我平时积累的资料。你看看,要用得着就拿去吧。”其声音不大,语气有点沉重。
  我诚惶诚恐地接过本子,小心翼翼地一页页翻阅起来。但见这上边的剪报,均源自全国各大报纸的副刊。一份份剪贴得方方正正,细心地粘贴在一张张统一格式的白板纸上,分门别类,栏图精绘,充满了艺术的灵性。看得出来,这是主人多年收集的珍爱之物。
  “这些宝贵资料,”受宠若惊的我不由顿生感动之意,平静的心湖中犹如投进了一枚小石子,微微地漾起一层层涟漪,努力斟酌着字眼说,“你随时用得着的,为什么要忍痛割爱呢?”
  老马听了,脸上瞬时泛起一丝痛苦之色,半晌才喃喃自语道:“也许,怕是再也用不上了啊!”
  “这是为什么?”我闻言不禁愕然,惊异道,“老马,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啊?”
  老马黑厚的双唇抖动了一下,幽幽地回答说:“上头已让我办了调离手续,明天就要到新单位去报到了……”
  我头脑里立即“嗡”的一声,瞬间出现了空白,不知过了多久才醒过神来问:“去哪儿啊?”
  老马的双唇又微微地咧了咧,嘟哝道:“不远,就那边乡下……”说罢用手无力地指了指东北方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