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避邪


□ 凌可新


王茂过年回家,没给老婆孩子带回多少钱,却带来了一皮箱塑料片儿和有机玻璃心脏。
他用这箱玩意儿赚了别人几年都赚不到的钱。这王茂怎么有了这么大的本事?

1

腊月十七王茂从外边回来。他是出去打工的。具体去了哪个城市,怎么打的工,他不说。"远呐那儿。先坐汽车走一天一夜,再坐火车走三天三夜。"他顺手指了一个方向给村里人看,"一共四天四夜脚不沾地。待下了火车那么一瞅,哇,万丈高楼平地起,又红又黄的一个花花世界!"
他还没有走进家门,离老婆孩子还有三五十丈远。他把一口皮箱停顿在脚边上,给一些吸烟的爷儿们发烟。发完烟"啪"地一声亮出一只打火机,让他们把烟头一一靠上去吸。火机的火是绿色的,一吸就吸着了,还"咝咝"地响呢。他发的烟是不是最高级的都弄不清楚,反正是带着一节儿印着花纹的黄屁股,牌子也不是这里的人能见到的。
由于发烟,王茂的身边汇聚了不少的人头人脸和人身体。连不会吸烟的和闻嗅着烟味儿就头疼的也过来了,指望王茂还能从怀里掏摸出来别的什么发发。比如饼干糖果点心之类,让大伙儿都高兴高兴。可是王茂并没有发那些东西,手也没有再往怀里掏摸。他光顾着说话,而且兴致十分的高涨。

"发了吧这是?"
不止一个人这么问王茂。他们都是把目光从他的皮箱身上那儿爬走上来后才这么问的。王茂的皮箱又大又黑又亮,下面那边还装有几个圆球样的轮子。走路时王茂不提拎起来,而是拖扯着它走。轰轰隆隆,像是拖扯着一口不肯乖乖回家的猪。
"这么大的一口箱子,装钱能装进多少?会不会装进半个银行?"
还有人这么问。
这么问就有几分具体的意思了。的确这口皮箱个儿不小,倘若里面真是装满了钞票的话,那个数目可不是村里人可以随便思想的。至于装得装不下半个银行,也不好随便使用嘴巴舌头乱说一通了。
这几个问题王茂都不从正面回答。他笑吟吟着表情,说外边他去的那个大城市的大。在他的口气里,那个大城市不是京城,但却比京城还大。
"比京城还大的是什么?你总不至于去了联合国吧?"
这又是一个问题了。王茂还是笑吟吟着不从正面回答。但他也不急着回家看老婆孩子,而是随口讲一些大城市里的繁华和混乱,杀人放火搞女人拎包儿什么的。
"那种地方,只要兜儿里有钱支撑着,随便你搞几个都成。灯红那个酒绿,没人管你那个。"王茂说,"想有钱,有的人就拼了命找工作干,有的人就去抢人家的。驴胆包天,真刀真枪地来。人家护着不让抢,噗,一把刀子就钻进肚子里去;叭,一颗子弹就从前面进去,又从后面钻出来飞走了,日日地响。"
"哎呀!"有人这么惊叫起来;"俺那个娘哎!"也有人是这么叫。还有人往肚子里咝咝咝咝吸凉气儿,仿佛他的嘴巴就是由歹人刚刚扎出来的一个刀口,或者是由子弹制造出来的一个通道。
"这种事儿,多了。"王茂的脸上原本是戴着一副茶水颜色的眼镜的,这时他把它给取下来攥在手里,"数数你身上有几只虱子,就知道那城里一天会有几回这样出出进进的事儿了。"
村里人当然是生虱子的。虱于生得旺盛,好几百年了也捕捉不尽。可是,谁又能数得清自己身上到底生了多少呢?
数不清,那就是一个多了。
"哎呀那么多。王茂你没碰上吧?看着你像个数一数二的财主了,在那里,能不招惹歹人的眼?"
有人一问,王茂就哧地一声笑了,"碰上过。怎么会没碰上?我又不是个神仙,又不是个省长那么大的官儿,天天屁股后面跟着握刀拎枪的保镖。"
"那你没让歹人白刀子进了红刀子出吧?"这么问的那乡亲话一出口,立刻就又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了,"看看我这张熊嘴!要是进出了,你还能笑眯眯站这儿说话?"
王茂倒不以为忤,脸上还是笑眯眯的,"没事儿没事儿,这么说说没关系。这么说说,也是您关心我王茂呢!"这一次他只给自己上了一支烟,"啪"地点上慢慢吸,"我虽不是神仙,可我有真神保佑着,邪不上身。就算明晃晃的刀啊枪啊什么的,见了我也得绕着道儿走。"
这就有些吹牛不上税的意思了。有的就不相信。一不相信,表情里就带出来些,斑斑驳驳地涂写在脸皮上。
王茂吸了一口烟,伸脚踢了一下自己一皮箱子,"看见这皮箱了吧?沉甸甸的皮箱,油光锃亮,谁见了眼珠子会不一红,会不放射出如饥似渴的光芒来?可他们硬是动不了它。为什么呢?"他把方才吸进肚皮里的一团烟雾从鼻孔里释放出来,"神灵的真身妥妥佑着呐!"
人们都把眼睛唰唰着集中到皮箱上,去找寻神灵的真身。皮箱的外表光光滑滑的,除了一个探头探脑的把手,别无长物。非要说有的话,也只是一枚香烟盒大小的塑料片儿,一头拴在把手上,另一头向下垂着一绺红缨子,显得比较有点儿含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