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里女人


□ 陈敬黎

山里仍然很穷,山里的女人却在盼着富的日子。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年头已经过去了,人们在往山外走,不安于老土的贫瘠。男人干净,不必拖儿带女,也许人性中便要多些恋母情结,娃儿总离不得娘,女人一抬脚便会跟着揪心的哭。或许男人们生就的是玩世界的主,因此,他们结伴而行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卖力气,以换得比在这山里玩命地挖一天山皮要多得多的收入,让自己的婆娘有个盼头,炫一回自己的能耐,换些女人的嫩热。
过尽了新年那欢天喜地的几日,山里的男人吆喝着往山外走。女人都闪着泪站在门边望。不知道哪家的小娘们忍不住了,哇地哭着跑向自己才做了几日新郎的男人。因此,村里的女人都在动了,揽着儿跟着小娘们跑。男人本是成堆的,却又各自散在了自己婆娘身边,细细地往山外走。女人千叮万嘱,男人终于又聚成了堆,没了声息地走去。于是,山里留下了老的少的山妇,牵着大的小的娃儿。娘们成了山王,主宰了这大山的寒热,突然少了女人的风情万种。
女人一旦成王是比男人强悍的,山里女人更如此。没有了男人也不顾了羞涩,失了娇嫩,无畏风雨。
该下种了,娘们都一律脱了锈花鞋,卷起裤管,扛着犁耙下田了。牛好犟,不进盘,打下去的鞭比男人还狠,牛屈服了,乖乖地拖着犁飞跑,那尖尖的吆喝声在山间好亮。
乡邮员的绿背包进山来了,女人们都丢了犁耙围上去,扯烂了那绳织的袋,争着找各自男人的来信,一屁股坐在田边窃窃地笑。男人尽说些贴心贴肝的话,寄些尽说没花几多力气便挣来的钱。“娃儿该上学了,不能耽搁。年底挣够了钱就回来。要耐住性子,不要上旁的男人的钩。”
田里花香,山上花香,盼着好日子的女人瘦了,便懒得去香自己。难熬的夜,山风好凉。女人们将奶头塞着娃儿的嘴,把那酥酥的哭堵在了喉里,空出脑子来想在那远处的男人。“脱了女人的疼爱,心里惦不惦?城里的狐狸精多,别耐不住性子,沾了那骚味,染了些丑病不得了。”
天晓了,谁还记得几日冇梳头了,抓起床边那件老远便能嗅得出汗臭味的衣衫便往光着的肉上套,还在乎什么,反正就自个儿闻,早些出门去,狠狠地挖山皮,丢了那牵肠挂肚的思念。
该收稻了,天太燥,往日有男人在,田里山道总山歌不住,如今尽是女人了,谁也懒得唱歌。都不响地脱了衣,甩着大膀飞跑着挑谷草头,那在薄薄的一层汗纱下强烈晃着的奶子,因为汗汁的浸透而格外分明,谁还有心思去遮掩这些。
女人们都憋着劲挂念着各自的男人,心也好烦,谁惹谁都没有好果子吃,谁都晓得谁的心事,但是,哪个捅破了这层纸让她的心更痛,她也不会让您舒坦,因此便干一架泄泄情。这不,田岔上两个一言不合的女人斗起来了。都不相让,吼声震天,尽择些丑话激,相互扯着那薄薄的衣衫,露出了肉,显出了奶子,白白的在胸前荡,还顾什么羞耻,仿佛两只斗公鸡,一阵好斗,累了,都松了手,心也舒坦了许多,抓起担子各走各的,谁也理解谁为什么这么容易发怒。......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天棒
  • 跑广
  • 诊 所
  • 诊所
  • 月亮弯弯
  • 小小说二题
  •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