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韵


□ 陈 莉

  雨极有耐心地下了一天,此时,依然在檐下不知倦怠地斜织着丝丝雨弦,轻声拨弄地面,柔柔地,细琐地,轻脆地,韵律地吟着子夜的段落,伴着蛐蛐的浅唱在微风中穿行,弹跃。
  不知几时起,喜欢上了这样的夜,一盏灯,一扇窗,一支曲,一帘雨。
  雨,续续断断,圈圈点点,点出了春雨的蕴藉,万元复苏,蓬勃欣荣,因而有着“微雨夜来过,不知春草生”的盎然生机与馨怡宁谧;“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这样舒柔轻透的雨,清新可爱,润爽明快,洗去了疲乏与尘垢。放眼,满目青翠,物换一新,心情也为之清朗明净。春雨的细腻、匀滑、润泽,在历代诗作中叠层高涨,划过历史,撑出氤氲。
  廉纤小雨,播着欢欣的种子,田野、小河、山坡,晶露雪亮的外衣罩了一层又一层。于是,春醉了,朦胧的眸子在柳枝上闪动,掀起了三月烟花的面纱,一场美丽开始酝酿。翻山越岭奔赴,将雁儿引渡回航……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涧草吐绿,鹂唱枝头,潮涨雨急,野渡横舟。总有人有这种意兴,雨作背景,一草一鹂一舟生动地嵌入诗稿,雨中即兴将野趣妙生捕入视野,闲雅、恬淡,不拘世俗的玩赏自然又雅然自得。诗在雨的浸润中,衍成一幅淡彩画,隔断尘嚣,澹荡烟尘,缓缓向我们走来。
  适时、逢时、知时的春雨总是令人愉悦渴盼的,是生命的润泽膏与光鲜剂,绣出了花团锦簇,织造了盛况融融。
  雨韵平仄不绝,酌一壶清茶独坐小轩,躁热搁浅,雨檐春秋穿越。
  风急雨躁,盛夏的雨总显铿锵。天生的乐手带着艺术家的脾性,乖张无常,敲击青瓦的清脆,忽而震憾激荡,似乎想敲出浪的歌喉、海的精神,然而,总会力竭着徒劳收手。成果倒也明显,将尘灰洗劫一空,席卷了乌浊气障,焕新了空气,刷净了草木,澄明的枝叶在路边以礼仪的姿势向路人行注目礼……
  夏雨,如演说家、思想家,灌输给人一种全新的理念,给急躁的血液注入一股清凉,挣脱世俗束缚,还原初始的清姿雅态。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韶光流逝,季候轮回,亘古的雨声永是那样隽远绵长,那番禅意的析释——少听于嬉,畅快;壮听于愁,萧瑟;暮听于空,淡泊。
  雨的快急慢奏,时常引导人的心情舒展抑或起皱。
  人的欲念贪求,时常折出雨的性情柔美抑或暴戾。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透过阶前细雨,从从容容,不急不缓,逐世驱尘,心涯无埃。秋雨潇潇,败荷舞风,一抹秋愁驻心头,霜飞雨驰掸枯荷。月盈满又缺。那一弯荷塘已渐渐青远,秋妆在悄然袭世,远去了映日艳红的繁华背影。笙歌涤心,一管横笛踱雨而来,悠转扬帆,随雨波飘宕,或高吭或微沉,清脆中略杂沙哑,疲惫的歌喉低沉委婉。许是累了,雨敛了脚步,笛收了尾音,留一股余韵经久不淡,若有似无地旋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