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窑衣


□ 翟永刚

窑衣
翟永刚

工会主席何自知深谙当官诀窍。有眼力。有心计,对领导听话,顺从。所以他从矿工一路当成了工会主席。了解他的人知道,这和他以前的秉性相去甚远。矿山面临改制。工人们对改制的真实意义并不知晓,可真相却令何自知心惊肉跳,他该何去何从呢?



清晨,石井煤矿工会主席何自知,一边用舌尖剔着牙缝,一边大声清着嗓音,急冲冲向矿上走。数九寒天,鼻子嘴巴喷出热气,头发后边滚动着热气。走不多远便把棉衣纽扣解开了,身体热耳朵冷,双手捂着耳朵仍是大步流星。
他早上翻遍冰箱馍筐也没有找到吃的,连挂面也没有。昨晚喝酒喝多了,荤腥不想见,便下起了面鱼儿。面鱼儿好做他也爱吃。先做好白菜汤,然后把搅成糊状的面一条条拨到翻滚的汤锅里,吃起来筋道,就着自家腌制的咸菜,拌些辣椒丝和香油,真是一种美的享受。吃得他兴致勃发,鼻尖出汗。这时上夜班的妻子鹿云凤呼地推门进来了。妻子在矿井口服务公司,干些缝补洗窑衣的工作。她跑得脸红扑扑的,四十七八岁的人,倒显出几分妩媚。他问道:“这么早就下班了?”她急急道:“陈矿长找你,我早来半小时给你说一声。”何自知道:“急吗,我给他打个电话。”鹿玉凤道:“你跑一趟嘛。”何自知把碗一推:“剩下的你吃吧。”走在路上直犯嘀咕,矿长找我有什么事呢,他习惯性地检查自己的工作,并无差错呀。工会的工作无非是送温暖,民意调查,做好思想政治工作,严格说也不归矿长管呀。他忽然想到,是不是星光大酒店的事?前几天矿上下来企业改制文件,要求各单位把国有资产见底,包括有账无物或有物无账的都分别登记造册,星光大酒店虽说是以工会“三产”名义办的,但是资产却不知落在哪儿,被神秘人物经营着,他如果问这个,应该如何回答呢?何自知这样想着,路过工会小院也未进,径直朝办公楼走去。
石井煤矿坐落在石井镇上,石井镇四面环山,万绿丛中的山窝里竖起高大的井架,井架上一面红旗迎风招展,甚是醒目;一座突兀的矸石与之相伴,石井煤矿是座核定年产34万吨原煤、1600余人的中型煤矿,开采已有30多年历史,在全局七个煤矿中属于中等,但是储量却很大,有两亿吨呢,局里正在作着改造提升能力的打算。
其实,何自知在工会只是正科级副主席,工会主席让纪委书记兼着,纪委书记基本不过问工会的事,令何自知气愤但却说不出口的是,工会主席和纪委书记都是副矿级,拿着十几万元的年薪,而何自知却不享受这个待遇,工作都是自己干,矿上这么不看重自己?何自知知道自己50岁了,再不往上挪挪,怕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这样工作起来更不敢大意,唯恐有了闪失连这一点希望也失去了。妻子也知道他的苦衷,不断提醒他注意与领导搞好关系,她也打听到陈矿长在他任用上不置可否的态度,以及在这件事上的分量。尽管矿长年轻,才38岁,有权哪。矿办秘书小姚上下打量他一眼,注意到他身上冒着热气,但未作声。已经习惯他常常是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到办公楼来请示汇报。何自知堆上笑脸问道陈矿长呢?小姚摇摇头,他又问陈矿长昨晚回家了吗,小姚说没有,昨天陈矿长在办公室看文件看到夜里一点,我一直陪着他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