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庄(组诗)


□ 向天笑

  村庄
  任何一个村庄都有两个村庄
  
  山上的村庄
  是祖先挨着祖先
  山下的村庄
  是晚辈跟着晚辈
  
  如果不是逢年过节
  不是有人要安葬
  山下的总是忘记了山上
  
  任何一个村庄都有两个村庄
  
  山下的人总想离开村庄
  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闯荡
  山上的人虽然相安无事
  但在地盘上却是寸步不让
  
  其实,所有的人走来走去
  走一生的时光
  只不过是从山下走到山上
  
  任何一个村庄都有两个村庄
  一样的泪水流着两样的目光
  山下的总在上升
  山上的总在下降
  草帽
  一根草的力量是弱小的
  轻易地就可以扯断她
  当她们互相勾结起来
  从顶端,一圈一圈地扩大
  
  就可以遮天蔽日了
  就可以站在你的头顶上
  为所欲为了
  让你活在她的阴影里
  远方的绵羊
  你信不信,一个女人的枕头是一座山
  她在孤独中把思念变成一只只洁白的绵羊
  在寂寞里又把绵羊一只一只地赶上山岗
  
  九只、九百九十只、一千九百九十九只绵羊
  在泪水无声的滚落中无望地前进
  赶到最后一只绵羊时,那个牧羊人还没有出现
  
  只有她一人静静地坐在山顶上
  无助地看着那些绵羊冲下山岗
  没有一只绵羊愿意陪伴在她的身旁
  
  她耐心地守候在那里,直到变成一只绵羊
  在她的眼里,离去的绵羊变成了兔子
  一只一只地抽打,直到满腹的思念变成怨恨
  冰冻的声音
  下雪了,贫穷的孩子堆积雪人
  不如意的,可以随手捣毁
  全部的快乐在于堆积与捣毁之间
  偶尔停下来,听雪人那冰冻的声音
  
  孩子与孩子之间在较量
  雪人与雪人之间在交谈
  它们传递着纯粹的思想
  宁静的阳光落在雪地上,像刀刃
  
  孩子们都感到不可思议
  为什么先堆积的后消融
  后堆积的反而先消融
  
  一觉醒来,雪人不见了
  那些胡子、眉毛还在
  那些冻僵的忧伤还在
  飞鹅山下的舅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