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五千里恒河的游思


□ 刘再复

  读了《恒河——从今世流向来生》,觉得这是一部极为丰富的书,有血有肉,有诗有画,内容囊括印度历史、印度文化、印度习俗、印度自然风貌、印度社会现状。活活泼泼,三位一体,既是浸透着生命的游记,又是苦心孤诣的泰戈尔式的游思,还是优美传神的画卷。三者融合得十分自然妥帖。如果分开论说,仅第三项,便可看到书中有婚嫁、祭拜、殉夫葬礼的社会风俗画,有奇山异水尤其是喜马拉雅山奇景的自然风景画,有苦行僧、朝圣者、耆那教天衣派高僧、草根型知识分子和恒河边等待大限来临者的人物画,有各种宗教神庙、佛寺、圣殿、石窟、宫廷的大壁画,还有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所负载的奇丽无边的想象画等等。无论是佛是神,是俗是僧,其特别的生命景观都是我闻所未闻的。仅以苦行僧而言,读了这本书,才知道当今印度竟然还有几百万苦行僧。“从外表来看,这些人都差不多,长发纠结,胡须飘飘,有些脸上还涂着白粉,或裸体或简单地披块布,布的颜色多是杏黄藏红。人们称呼他们:Swami, Yogi, Sadhu, Saint ……事实上,这个群体里还有许多门派,各门派的规矩也不同,其修行方式更是五花八门:饿其体肤的,单腿站立八年的,睡荆棘床的,用手倒立走路的,玩巫术抽大麻的,吃死人肉的……”(184页)印度教最大的神湿婆本身就曾是苦行僧,他以手为枕,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苦行僧也称为游走方僧,他们没有社会归属,没有财产,也没有社会责任,因此被一些学者视为社会意义上的死人,但是,这一本质上的界定又显得太简单,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苦行的耆那教教徒忠于教义的彻底性。书中写道:“耆那教认为宇宙是由不朽的微粒组成。耆那教教徒不杀生,认为一切生命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们更反对一切形式的暴力,认为种姓制度也是一种暴力。我曾见过脸蒙薄纱的耆那教教徒,那是为了保护因吹气而可能伤及空气中的微小生物。他们在行走时,还要带上小扫帚,将自己脚前的地面清扫干净,以免践踏昆虫。”(142页)“但耆那教教徒将茹素不杀生的定义发展到了极致。比如,耆那教教徒一般不从事农业和建筑业,因为那可能伤及昆虫。作为一个净茹素者,年过半百的Mehta从未吃过一颗鸡蛋。”(143页) 如果这些有关信仰的精神细节不是出自目睹者的笔下,我真是难以置信。但细想起来,又觉得很有意思。先是想到,中国为什么几乎没有苦行僧?过去没有现在更没有。这是否与中国认定只有一个现世世界的大文化有关?在这个有山有海、有花有草的广阔地平面上,人们到处都在生活,人各有志,只要他们觉得如此生活是一种真实的生命状态就好,无须我们去解放他人蒙脸的面纱,更无须用我们认定的最文明的存在方式去统一全世界的存在方式。
  说这本书三位一体,是指它不仅具有横向的画卷,而且还有一以贯之的纵向的主脉,这就是全书的切入口与主旨意象——恒河。恒河既是作者追寻的灵魂,又是全书结构中的精神之核。抓住这一核心,笔下的千姿万色便有主轴。一部近三百页的散文集,由数十单篇集合而成,较为简单,而立一主旨,让所见所闻的风采奇观充分展现而不紊不乱,却非易事。这里的关键,就是抓住恒河。书名是恒河,书魂是恒河,书的主脉是恒河,书的诗意源泉是恒河。书的作者通过恒河结构的表述方式告诉我们:世界上的主要文明,多半起源繁衍于大河流域,如黄河、尼罗河、恒河和两河流域。这些河流从高山奔流下来,最后拥抱大海,完成了它们的宿命。唯有恒河是独特的,在印度教徒的心目中,它是一条圣河。在恒河中沐浴可以洗去罪孽。它和南亚其他河流会聚之处则更为神圣。前几年,甘地的骨灰就撒在恒河和雅穆那河的汇流处,这颗星球上最大的七千万人的宗教集会大壶节也在那里举行。依据传说,恒河之畔的瓦拉那西正处于湿婆的三叉戟的尖顶上,那里的石阶是印度教徒火化轮回的福地。在印度人的心目中,恒河不仅从高山流向大海,而且从今世流向来生。这条神性洋溢的伟大河流,泽溉沃野大地,也泽溉众生心灵,甚至泽溉宗教哲学艺术,决定了广阔流域的精神生活形态。几乎所有的东方宗教——印度教、佛教、耆那教和锡克教都在此诞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