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廊下2号


□ 郝一星

在北京住了快五十年了,几乎一半的岁月是在西廊下2号度过的。
西廊下的岁月己随风飘逝。我却始终难以忘怀那些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日子。那是我青少年时代的一张光盘。少年时的许多记忆都浓缩在了那里。
西廊下位于四九城内,就在阜成门和西直门之间。从阜成门进来往东大约走个几百米,快到白塔寺,路北有条胡同,叫宫门口,顺宫门口往北不远,抵住东西一条窄路,这条路叫葡萄园,路北有几条南北向的胡同,当间的一条就是西廊下。这条胡同笔直,中间有条向东折去的胡同叫中廊下,通过去就是东廊下胡同。顺西廊下走到最北头,胡同呈U字型西折,和福绥境胡同相连,西廊下2号就在这折拐处,紧邻着西边一座常年紧闭大门的关帝庙。这是座大院子,院内有两座四层的红砖楼房,坐北向南,一字排开。
西廊下2号原来的门牌是21号,五十年代是中共中央某机关的干部宿舍,在周围尽是平房民居的这一带很显眼。大院的格局最初是很完整的,有两幢干部宿舍,都是三间和四间一套的单元房,设备在当时堪称现代化,家家厨房里有个小锅炉,接在煤炉灶上,随时可以用热水,浴室和厕所是分着的,使用方便;楼房把院子分成前后两部分。前院开阔,西墙是一排灰色青砖平房,有淋浴室和娱乐室,南边是一所大屋顶的建筑,最早是个大食堂,供院内居民三餐,饭菜不错,一盘扒肉条色味俱佳,两毛一份;食堂大跃进时对外开放,附近的居民常来这里就餐;我也是在这个食堂第一次尝到双蒸米饭是什么味道———饥荒年月,聪明人想的妙法,米饭蒸两回,出数。南墙东边是一座两进院子带跨院和后花园的四合院,里边是一家私立医院,叫安康医院,后花园有假山,花木葱茏;西廊下宿舍最东边的单元楼里还有一个托儿所,占了一层。后院是一片荒地,只有一所没门没窗的破旧的平房;后院没有围墙,拉着铁丝网,外面是一条小路,路北就是官园体育场,体育场很大,有几个篮球场和一个足球场,还有体操房和乒乓球室。
附近的人们对进出大院的人怀着几许敬畏,院里的孩子管院外的孩子叫“野孩子”,院外的孩子称院内的孩子为“楼里的”,西廊下有一条无形的界限。
大院里的干部却没有因职务高低而感到高人一等或低人一头,那时谁也没有专车接送,上班一律是步行到厂桥的机关。大家平等相待,处得都不错。五十年代末,有几个高级干部被打成反党集团,谁也没有对他们另眼看待,只说他们是“犯了错误的人”,远没有以后那种冷酷无情,依旧保持着过去年代革命大家庭的那种近乎理想的人际关系。
西廊下21号院子很大,南边是大门口,有间传达室,看传达室的大娘是末代皇帝溥仪的亲戚,从前是位格格,不记得她的尊姓大名了,大家都叫她老溥。她是跟她的丈夫老严一起当班的。老严精瘦,一口陕西话,年龄看上去比老溥大许多,不苟言笑,很严厉,孩子们都怕他,常常有这样的场景出现:几个淘气的孩子没命地逃跑,老严像一头狂暴的狮子,紧紧跟在他们后面,一把年纪了,跑起来居然飞快。老严是那种一看就是常年在机关作后勤粗活的人,可能也是有点资格的老同志。......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