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天里


□ 田洪波

田洪波

  大烟泡刮得邪乎。成片的雪花打着旋儿,在凄厉似狼嚎的声音里,肆无忌惮地漫天飞舞,让人睁不开眼睛。

  赵德明他们六人趔趄着往西北方向的上海知青宿舍走,一边走一边发誓要把那帮小兔崽子虱子一样掐死。他们觉得自己能做到,身上都带了三节鞭及棍棒类的家巴什儿,相信就上海知青那细胳膊细腿,根本不经一试。

  他们是北京知青,在这恶劣的天气里没法干活,只好回宿舍歇着,可他们中的丫头凌青拖在后面,回来时哭诉说半路上让上海知青调戏了。问她是谁,凌青摇头说没看清,但看没看清没关系,肯定跑不了上海知青那帮崽子,这一点大家都有把握。赵德明认为这是公然挑衅,是生生打他们耳光,这口恶气不出,日后还怎么混?

  留下几个人照应凌青,赵德明带上几个身强力壮的,奔上海知青宿舍去了。

  在一处两间房的老乡院落前,他们停下脚步。门没闩。赵德明瞪着圆眼,拎着根一米长的木方进屋了,可让他想不到的是,八九个上海知青,冻得瑟缩在土炕一角,只是无精打采睃了他一眼。没人感冒他们的气势汹汹,似乎他们兴师动众找上门来是找错了地方。

  大家面面相觑,赵德明站在地中央傻了片刻,用手去摸炕。炕冰冷冰冷的。赵德明眉头紧锁,半天猛拍了下炕席,震起一股灰尘:“妈的,你们都是死人啊?不怕这炕睡出毛病来?”没人接赵德明的话,似乎都冻得没了力气,只是下意识裹紧身上的单衣,让自己躺得舒服点儿,把赵德明气恨得又跺了下脚。

  “赵哥,怎么办?”有人小心翼翼瞅赵德明。

  “一群废物!”赵德明咬牙切齿冒出一句话。然后,他四处撒摸了一圈:“先给他们把屋弄热再说!”说着冲大伙挥了下手。大家分头找来木头、松明和煤块,忙活开了。

  赵德明在院子里劈柴,巨大的声响终于把一个人牵出来了,不用看,赵德明就知道他是肖进。肖进嚅动着嘴想说什么,已经明白的赵德明却没好气地吼了一嗓子:“离远点儿,小心劈着你!”

  厨房里的炉火点起来了,烟囱很快冒出了浓烟,屋子里似乎一下子有了人气儿,让人感觉温暖起来。赵德明又去粮缸里翻粮食,翻出一点黄米面。他将黄米面倒进盆里,浇上水,慢慢揉捏起来。不久,炉火真正烧起来后,他往大锅里倒满了水。水的蒸气很快就弥漫开来。又陆续有两三个人上夹帮忙,找来几个盆,倒上热水,端到屋里让大家泡脚。这边,赵德明甩开膀子,沿着锅沿儿开始贴黄米面饼,啪!啪!一扔一个脆响。

  上海知青都木桩一样,慢慢感受着从脚底传上的温暖,从内心涌出的感激,却还是没人说出那个谢字。倒是肖进沉不住气了,他在赵德明身后转了几个来回,终于把手搭在赵德明肩上:“兄弟,我……”

  赵德明扭头,发现泪水已经溢出肖进的眼,龇牙一乐:“瞧你那熊样吧!屋去,等吃饭!”赵德明随后又做了一锅土豆炖白菜,大家看着上海知青表情复杂地吃饭,什么也没说,又劈出够烧几天的柈子,才往回走。

  刚走到院门口,肖进就追上来了,拉着赵德明的手不放。赵德明看着他:“这一大帮人呢,得有人出来撑片天啊!你瞅瞅这过的叫啥日子?别舍不得花钱买衣裳,不穿暖和点,就你们那身子骨……”把肖进说得眼泪又下来了:“德明兄弟,我……我其实就拉了一下凌青的手,没把她怎么样……”

  赵德明愣怔一下,暖昧的目光瞅瞅肖进。肖进的目光很坚定。赵德明点头:“告诉你,幸亏你没动真格的,否则真饶不了你!北京妞不是那么好惹的,就是惹,你们也得吃饱了穿暖了再惹!看我们北京妞让不让你们惹!看我们哥几个答不答应让你们惹!”说完,重重拍下肖进的肩。

  回到自家热气腾腾的宿舍,凌青担忧地问他们结果,几个人高深莫测,谁也不说,把凌青气恨得不行。

  “谁有空,就多去他们那儿看看。日子都撑不起,还支援边疆建设呢,嘁!”临睡前赵德明又嘱咐几个人。

  第二天早起,有人在窗台上发现一个纸包,打开,居然不多不少,正好十二块大白兔奶糖。

  赵德明吃得口水都流下来了,凌青不明就里,气恨得用拳头砸赵德明,赵德明只嘿嘿乐,就是不说话。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冬天里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