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牧溪水墨画的东传对日本文化的影响


□ 史宏云

  一、中日学术界对牧溪水墨画的定位
  
  牧溪,佛名法常,南宋画家,杭州西湖长庆寺僧,俗姓李,四川人。善画龙虎猿鹤、花木禽鸟、人物山水,笔墨萧散虚和。亦作泼墨山水,或用蔗渣草结,随笔点挲,意趣盎然。这是中国美术有关辞典对牧溪的记载。
  元代庄肃在《画继补遗》中较早地评论牧溪画作:“诚非雅玩,仅可僧房道舍以助清幽耳”。《图绘宝鉴》作者夏文彦亦言:“僧法常,号牧溪,喜画龙、虎、猿、鹤、芦雁、山水树石、人物,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装饰,但粗恶无故法,诚非雅玩。”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对牧溪也持同样观点。牧溪的作品在中国遗留甚少,也只有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花果翎毛图》和北京故宫博物院存《写生蔬果图》手卷各一幅。
  在中国鲜见的牧溪画作在日本的许多博物馆却能看到。对于牧溪的绘画,日本古籍《松斋梅谱》中评价:“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装缀。”日本美术史家大村西崖的《中国美术史》对牧溪的评价:“不幸为夏文谳讥为粗恶而无古法,非可供雅玩,于是众口雷同,致使其艺术之价值终不为人所重。”《日语大辞典·广辞苑》对牧溪是这样解释的:“早在日本的镰仓时代末,在宋元画家中,牧溪得到了至高的评价,对日本水墨画有很大的影响。”牧溪见载于日本史料的画作有一百余件,笔墨淋漓,颇具禅意。
  从上述资料中,我们不难看出中日绘画史上对牧溪艺术作品不同的评价。
  
  二、牧溪水墨画的东传与日本文化
  
  牧溪作品能够东传并在异域开花结果,是中日文化交流的一个突出的例子,体现了日本文化对外来文化的包容。
  其一,这种现象反映出日本民族文化在形成、发展过程中对异域文化的摄取方式及对待外来文化的态度。
  就日本文化来说,对本土传统的改造和对外来因素的吸收贯穿在其整个发展过程中,日本文化的历史就是吸收外来文化并使之日本化的历史。在日本美术发展历史上,曾两次大规模地摄取中国画的元素:第一次是吸收唐绘并使之成为其文化传统的一部分,第二次是13、14世纪宋元水墨画的东传。他们既执著于传统的精神,对自己的传统感到自豪,同时又大胆地吸收外来文化,并进而再造本土传统的新面貌。日本人对异质文化能够采取宽容随和的态度,日本人为了感谢牧溪对他们的启迪,把其尊奉为“日本画道的大恩人”。
  其二,反映了中国禅宗文化东传对日本宗教文化的影响。
  牧溪的水墨画是在什么背景下东传到日本的呢?在遣唐使停派以后,中国文化东传日本主要依靠为了信仰而来求法的日本佛门弟子。如日僧荣西在天台山受法,禅宗临济黄龙系传入日本;13世纪初日僧道元又将曹洞禅法带至日本,稍后更有黄龙系(一说云门系)的草堂禅派和临济系的竹林禅派(13世纪末)等随日本来访僧人东传。日本镰仓时代禅宗有二十余派,如此众多的派系东传,自然也带来丰富多彩的文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