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公安专业户”印质明


□ 刘 澍


“公安专业户”印质明图片1
“不务正业”搞电影

1949年,印质明还是一名正在天津工商学院念书的大学生。说来也怪,出生在一个工商资本家的富有家庭里,攻读工商管理理当是前途无量的好事情,但印质明偏偏就一门心思地喜爱文艺,酷爱演戏,他对话剧要远比学习工商管理更感兴趣。在学校里一有空,印质明就报名参加学校话剧的排演。只要登上舞台,穿上戏服,他便马上无师自通的融进剧情,全力投入到角色的表演之中。
随着演戏场次的增多,印质明愈发对枯燥乏味的工商管理产生了一种厌恶和冷淡,只有自发的兴趣才会有真情投入的兴奋点,所以,印质明在大学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坚决向校方和父母提出,要转学去系统地学习戏剧和电影专科。可是,想到容易做起来却难,一是当时学院里工商管理人才紧张短缺,又正赶上天津刚刚解放,这座古老的城市非常需要这批工商管理的大学生们,去施展用武之地。校方态度坚决,一口拒绝,明确表态让印质明“死了这份心”。 不久,随着国家 “公私合营”政策的出台,印质明的家境迅速一落千丈,走向衰败。印质明不单单想改学表演专业的愿望落了空,就连能不能缴得起下一学期数目不小的昂贵学费都成了问题。一向不愁吃穿的印质明,只好面对严峻的现实,毛遂自荐地到一些普及文化知识的工厂夜校任教,才勉强一点点积攒起学费和生活费用。
天长日久,印质明同许多听课的工人建立了师生之情。这些虽然识字不多,但心地善良,乐观开朗的工人兄弟,不但没有歧视这个已经破落的资本家子弟,而且在逐渐了解他渴望演戏的心愿后,大家想方设法来帮助他。在新社会,最吃香的是工农兵。工人老大哥们的一封联名推荐信,再加上厂方盖的公章可真管用。1950年,当电影局电影表演艺术研究所电影学校专科班招生的消息一见报,印质明又重新升腾起热烈的火焰。他怀揣着工人们的那封特殊的推荐信,带着自己多日来通过补课所挣的学费,急匆匆赶到北京,靠着以前在学校积攒的舞台表演经验,如愿以偿地一次性通过各类考核,进入了他梦寐以求的电影演员培训班。
在新中国建立一所追求艺术真谛的电影大学,是当年上海滩的大明星、后来又到延安成为坚定的革命者的陈波儿多年来的愿望,电影表演艺术研究所电影学校专科班的建立,实现了她的第一个梦想。作为学校的负责人,她认为电影与其他各艺术学科都是相互关联的,学员们应该全面懂得和牢固掌握住这些艺术门类的规律,并将之潜移默化地融会贯通到表演中,以形成适合自己的表演风格。故此,她邀请到许多文化界、文学艺术界的大师级人物担任客座教授,其中,古生物学家裴文中、政治经济学家金克木、文学家和戏剧家老舍、电影理论家和导演史东山和蔡楚生、音乐家何世德、郑律成、盛家仑,以及舞蹈家吴晓邦、体育事业家马约翰、戏曲表演艺术家魏喜奎等人,都给学员们讲授了不同学科的知识。
在上课的第一天,刚刚从苏联回来的陈波儿风尘仆仆地赶来看望大家,并给学员们带来手风琴等乐器作为礼物。她给大家讲了一堂以“怎样做人和演戏”为主题的课,印质明和同学们深受教益,一辈子也忘不了!
时间过得很快,学员们课堂学习暂时告一段落,即将进行汇报演出。陈波儿特意诚邀电影局的一些编导和艺术创作人员,以嘉宾的身份对学员们的表演作出考评。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其中也有一些尖锐的批评,主要集中在个别学员所表演的小品,“完全脱离了工农兵方向,是小资产阶级情感的自我表现”。此时,尚在病中的陈波儿站起身来,用她那略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爽朗而诚挚地说“你们不要吓唬我们这些孩子,他们是学生,刚刚开始学习,这些小品练习,是他们跨入表演艺术练习的第一步,在题材的选择上,必然来自他们熟悉的生活。他们没有接触过工农兵,不了解工农兵生活,硬要他们去选择他们完全不熟悉、不理解的东西来表现,必然造成矫揉造作而失去真实体验。当然,我们的文艺工作者,必须要熟悉工农兵,了解工农兵,并且要竭力地去表现工农兵。根据教学计划的安排,这是以后的事。”一番真诚恳切的话语,不但说服了在场的每一个来宾,而且也让学员们一颗始终悬挂着的心轻松地落了下来。
“公安专业户”印质明图片2
随后,学员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奔赴湖北汉阳县,以“土改”工作队队员的身份,参加了声势浩大的土地改革运动,历时半年。他们自编自导自演了以土改斗争和农民生活为题材的小品,真正做到了与工农兵相结合的表演实践。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