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肇事


□ 李敬宇

  李敬宇,男,1963年生于南京,现供职于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在《中国作家》《花城》《清明》《长城》等杂志上发表中短篇小说近九十万字,有作品被《小说选刊》转载。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文联签约作家。
  
  直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那天上午的情形。
  那天上午,我们接到一个电话,说二道街的南口发生了一起车祸。刘主任当即点着我的鼻子,说霞子你去,去采访一下。
  又是车祸!我对车祸早已深恶痛绝。
  腿脚支派脑袋,我不在乎;不能忍受的,是每天都要面对这些重复的事件。琐碎。无聊。乏味。不过话又说回来,社会生活部,一个小记者,你不采访这个,又能采访什么?
  我打车赶往出事地点。在赶去采访的路上,我想的就是这些。
  但那天,在路上,我的手机响了。是老同学吴星桥打来的。
  吴星桥在电话里说,霞子,那天跟你讲的那个案子,死者家属又找来了,你上次说你可以帮忙的,你怎么帮?我说我正在路上呢,又要去采访一起交通肇事,法律方面我是外行,你自己看着办吧!吴星桥说,你那天还说你感兴趣呢,要和死者家属谈谈,帮我解脱,怎么又不感兴趣啦?我说兴趣和混饭吃相比,混饭吃更重要,我还是先完成刘主任交代的任务吧。
  但是关了手机,我马上就意识到那起事件或许更有意思。我煞有介事地从包里掏出采访本,看了看一个礼拜前的记录——
  
  吴星桥提供:去年八月,交通肇事。正乾路,晨练男子,斑马线上,当场死亡。认定司机全责。有期徒刑一年半。死者家属来交警大队闹事,理由,从刹车印迹看,向右拐,怀疑是故意谋杀。
  
  我总是喜欢这样记录,快捷,简便,别人不一定能看得懂。
  那一刻我很矛盾,我在考虑,我该不该听吴星桥的。从记者采访的角度看,吴星桥提供的线索也许一钱不值,也许价值很大,可不管怎么说,都比我们刘主任交代的任务有意思。但我同时又想,如果撇下公干,去吴星桥那儿,不用说,回单位以后肯定会遭到刘主任的一通狂批滥骂。
  那天路上车辆很多,红灯也多。出租车司机是个老油子。前面是红灯,而且已经停了三辆汽车,他却轧黄线走反道,三档速度一溜烟超过去,直接开进路口,略一减速,绕过一辆横行的公交车,硬是从几辆自行车前面闯了过去。城市的各个路口,有的设了探头,有的没设,出租车司机摸得一清二楚。
  老实说,我讨厌这样的司机,虽然急着赶路,我还是痛恨他们——这是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据说我们国家平均每小时就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也就是说,坐在这样一个毫无安全感可言的出租车里,下一个重大车祸会不会锁定在我身上,难讲。
  我当时想提醒司机别着急,开慢点,采访车祸,总不能在路上再出一次车祸。不过等我开口时,我说出的话却是:“对不起,请掉个头,去成惠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鸭绿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鸭绿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