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应该怎样来怀旧


□ 王国平

很可惜,电影《新街口》独有一个怀旧的外壳,而缺乏怀旧语境的精心营造,更缺乏深度上与“新鲜人”进行情感上的共鸣。
对过往的回眸是对内心最好的慰藉,特别是在这样一个什么都趋于“速朽”的年代,只有经历才可以让人重温亲切、回归神圣。所以在电影领域,怀旧主题早就成为香饽饽,创作者都希望通过呈现过往岁月的艰辛与苦楚、辉煌与激情,来迎合人们的“消费”欲望,撞击人们的现实感伤。
但是,怀旧需要真诚,绝对的真诚。经历过这段岁月的人,他们有着自己严格的尺度,时光曾经从他们手指间轻轻滑过,一草一木,一颦一笑,都逃不过这些“当局者”的“法眼”。对于没有经历过这段岁月的“新鲜人”,电影需要用诚恳的态度、扎实的手法创造出具体的语境,让“新鲜人”感同身受,与电影中的人能够进行畅通的“对话”,而不至于隔膜深深。
很可惜,电影《新街口》独有一个怀旧的外壳,而缺乏怀旧语境的精心营造,更缺乏深度上与“新鲜人”进行情感上的共鸣。

《新街口》的主角是上世纪80年代一群居住在北京新街口地区的待业青年,用当时的社会语言,他们就是“混混”,游走在法律的边缘,无照经营,打游击战术卖包子。他们虽然不被主流社会价值所接纳,但是这样的草根阶层有着仗义情怀,试图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人生所必须面临的困境,结果往往以悲剧收场。而在“困境”主要触发点的选择上,最俗套但也是最合理的方式是情感问题,也就是说其中一个“混混”对一个女孩的追求出现了障碍,但是“混混”试图逾越这些障碍,于是也就有了极端的解决办法。《新街口》是按照这样的思路来完成主体叙事的构建:刘建军爱上了餐厅服务生沈红,而沈红有着“交际花”的个性,理想也很“单纯”,就是紧跟当时鹊起的出国潮。揣着这样的时代性的宏大“理想”,她自然倾向于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留下痴痴的刘建军“空悲切”。
尽管俗套,但是这样的叙事构建没有问题,因为叙事上的创造性不能成为衡量当前国产电影的标尺,否则除了失望就是绝望。关键是如何在叙事构建上让人信服,也就是那个不可回避的“感同身受”。于是电影的软肋暴露:沈红为什么能让刘建军如此着迷?为了她,不惜在大夏天去买栗子给她吃,而对自己的母亲置之不问,娘成了路边草,“准”媳妇是个宝。以致为了维护她的尊严,弟弟建国锒铛入狱,建国的女朋友三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些都需要提供电影化的合理解释,对观众期待有一个圆满的答复。
于是沈红的角色变得极其重要,不仅在容貌上,而且在性格上。沈红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沈红,对于观众而言,不管是“当局者”还是“新鲜人”,她应该是一个化身,一个初恋情人的化身,她应该趋于完美,承载人们的期待。但是在电影中,沈红这个角色处理得有些平面,甚至“跳”出了叙事的主体脉络,成了一块硬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