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醉写陈明华


□ 滕传昌

八月,秋高气爽,丹桂飘香、我接受采访一个酿酒人的历史。一辆顶级“别克君威”将我接上高速公路,直抵福建南湖酒业有限公司。
这是目前采用我国民间传统下艺酿制黄酒的首家外商投资企业,该公司坐落于104国道和高速公路交汇地段,也就是连江县江南乡覆釜山脚,南湖厶襟,丽山丽水,阴阳合璧,无疑是块风水宝地。
公司厂区占地25亩,办公大楼于2002年由建筑部门精心设计,整个造型体现酒文化内涵,沿袭古建筑风格,飞檐翘角恰似两樽隋唐酒觞凌空高举,交相辉映,富有特色,也算得上当地一个标识性建筑吧!
董事长陈明华先生一边介绍,一边领找跨进落地玻璃全自动大门,眼前倏地一亮,豁然丌朗,只见一块横匾竖立面前:“中国黄酒天下一绝”八个金字,苍劲有力,光彩照人。我开门见山,直奔酒来,切入采访主题。
陈明华亢生五十开外,身材魁梧,不修边幅,热情好客,十分健谈。上到二楼办公室,趁他泡茶时间,我环顾四周,打晕起来。厅内除了古香古色的酒壶、花瓶外,墙正中挂着原台湾省长,现怔亲民党主席米楚瑜先生题词:“明硕华业”,左边悬着台湾立法院院长工金平先生题写的楹联:“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些烫金的匾额,材料上乘,做工考究,都是刚从台湾特制,通过“两马”通航送来的,其包装运输。舟车辗转可想而知。字里行间,水乳交融,无不寄托其对陈明华先生的艾爱、厚望和勉励。“明硕华业”寓意明华先生事业有成,兴旺发达。那幅楹联更是明华先生艰苦创业的真实写照。
茶是地道的阿里山茗茶,清香沁人、陈先生从茶文化谈到酒文化,早在四、五千年前,我们的先人就懂得火可以取暖,粮食可以充饥,同时还懂得筛选糯米酿造美酒,让人们生活充满醇香,陶然沉醉,疲顿了,用酒舒筋活血;喜庆时,借酒佐餐助兴,遂衍生成民间习俗,形成酒文化。但酒这东西究竟是仪狄的发明,还是杜康的创造,史说不一,似无定论。不过,能把酿化与发酵结合成复式发酵法,堪称化学史上的一大创举,中国黄酒亦是中华民族的国粹,足可使炎黄子孙引为骄傲,当然,说起酒文化,人们更多想到的不是酒的功能效用,而是它的内涵代表了我们伟大民族的精神品质。为此,江泽民同志在一九九五年五月视察浙江时一再叮嘱:“中国黄酒天下一绝,这种酿造技术是前辈留下的宝贵财富,要好好保护,防止被窃取仿制。”听着听着,我自然想到本行、本事、本人的文化素养和他为人处事的能力。
陈先生呷了口浓茶,饱经风霜的脸上慢慢漾开涟漪,他告诉我,相传连江县古称温麻,始建于晋太康三年,距今已有一千七百多年历史。早在隋唐五代,定海湾的“甘棠古港”已是连接琉球、台湾等东南业地区的通向口岸,与泉州的刺桐港齐名,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起点。大量青花陶瓷、茶、酒由这里源源输出。又据连江县志记载:“赋税沿唐制为春秋两税,外有官庄租课钱,赡学租课钱,又有酒本:醋课。商税课诸钱。”酒本赋税自唐朝开征,由此可见连江酿酒历史悠久,酒业长盛不衰、直至80年代,连江县黄酒在全国性评酒会上扶银杯奖和特等奖多次,誉满神州,这些历史的辉煌,陈先生如数家珍。他还自豪地讲起自己的家史身世、他家就在美丽的台湾海峡西岸,祖祖辈辈打鱼为生,渔民豪饮海量,与酒结下不解之缘。1947年6月,一个山呼海啸的夜晚,他出生在马祖列岛北竿塘芹壁村,不到二周岁时染上了一场大病。岛上缺医少药,家人忧心如焚、母亲二话没说,抱起儿子搭船渡海到大陆求医。1949年仲夏,海峡上空硝烟弥漫,眼看就要封海。母亲事迫尤奈,只好割爱,将他寄养到大峪大伯家里,提前回家。不想这一去一返竟是母子天各一方,永远隔绝。这个被人称为大峪的小山村,顾名思义,可以想象是个山不像山,海不见海的鬼地方。大伯家里更是穷得没有隔夜粮,火笼当棉袄,地瓜做粮草,小明华多在半饥半饿中度过金色的童年。但他穷而有志,默默忍受千辛万苦,从不向命运低头。后来当上了村干部,任劳任怨,办事公道,得到乡领导的信任和重视、1979年黄岐分乡划区时,他被上级选拔到苔菉乡政府企业办工作。当时,正碰上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渔民生活迅速富起来,渔区面貌发生大变化,苔某镇已经是富甲全县成为福建省的明星镇。陈明华先生长年在基层摸爬摔打,经风雨见世面,学到了许多平常学不到的东西和做人道理,这为他以后事业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他在海带、水产品推销中红红火火,赢得信誉,腰缠万贯,富得有样。
大海的儿子谙熟水性,最能感受气候的冷暖,敢在游泳中学游泳。面对“改革、开放、搞活”的新形势,尽管机遇和风险并存,陈明华先生率先提出停薪留职,下海创业,小试身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酿酒业就像酒精度一样上升,大大小小的酒厂如雨后春笋,一时间,老酒、元红、青红、沉缸重酿,琳琅满目。陈明华先生一是得益于对祖传酿酒丁艺的浓厚兴趣,更多的是缘于台湾马祖同胞对祖国酒文化难以割台,他一门心思要办个酒厂。于是发动亲友,参股集资50多万元,在风景秀丽的玉泉山下,租赁一爿旧厂房,办起了“福州市连江酒业有限公司”。厂是办起来了,酒也上市了;据说全县大小酒厂三十多家(地下的还不计其数),鱼龙混杂,真假难分,加上外来酒类的冲击,刚掀起的酒浪就被市场经济的规律一古脑儿打消了。这次他亏了,亏掉了老本。祸不单行,他的另一项福建省农业综合开发复合肥的项目,国家财政拨款批文都已经下达了,但由于种种原因,“点熟的鸭子飞了”,100多万投资白白打了水漂。这两场半意大起火落,陈明华先生犹如从战场断壁残垣中走出来一般、他不愧是条硬汉,没有心灰意冷,倒想起海明威的名言:“人是可以被打败的,但不可以被打倒。”他从惨败中悟出一个道理:酿酒足一门科学,而利用酿酒手段使一方人富裕起来,更是一门科学。像老牛拉破车的生产方式,酒业是发展不起来的。他下夹心,有朝一日再办一个高标准、高品位、高规模的酒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