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于道生的渔网


  杨守知

  1

  钓鱼的时候,田县长对于道生说,你这个名字应该有点讲究。

  于道生嘴角往上一勾,牵动脸上的肌肉,滑过一丝笑意,像一缕风从塘面勾起的一丝涟漪。他扭脸向田县长,眼神略带疑问。田县长的特点,问你,不一定要你回答,答了,反倒扫兴。这个“讲究”,于道生猜个八九不离十,无非是老子那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心里想到了,却不能戳破,反倒做出请教的样子。

  田县长眼睛还是盯着渔漂的。池塘的反光令他的脸色带着些捉摸不定。他的面色微黑,但很健康,是连续几个周末钓鱼的结果。钓鱼是田县长的业余爱好,不是一般爱好,而是有一定层次。从市里下来做县长前,参加过好几次全省全国的业余钓鱼大赛,拿过名次。在这个小县钓鱼是个奢侈而稀缺的话题。怎么说呢,这个小县的大多数人会觉得钓鱼是个不务正业的爱好,至少是乏人理解,端根钓竿,一蹲半天,半天钓不起一条,到底好在哪里?然后摇头,替田县长乏味,但终归不是不良嗜好,不涉赌,不关嫖,不伤风化,田县长口碑倒是不错。特别是和前任比,能多少比出一些正派来。二作抓得也狠,一抓到底。困扰县城交通秩序多少年的三轮蹦蹦问题,数任县长不敢染指,怕捅马蜂窝,田县长上任三个月,彻底解决了。全县六具尸体,数年停尸不葬,田县长亲自上手,二十天,全部八土。田县长不苟言笑,面对奉承有得体的冷静。“黑脸”的名声就逐渐起了。三十九岁,全市年龄最轻的县长,县内外都有上升的呼声。

  田县长坐相端庄,神情专注,长时间无语,好像他刚才什么也没说过。或者纯属自言自语,并无对象。于道生继续等待。田县长终于说,老子有句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生,你这个名字可大呀!

  于道生假意吃惊道,呀,还是田县长学问深,这个名字我叫了几十年,这话还是头遭听说。

  田县长又不说话了。鱼在咬钩,渔漂往下一沉,田县长顺势把竿一带,咬钩的鱼被带出水面,擦着水皮泼剌而来。于道生扔下自己手里的钓竿,奔过来帮田县长收鱼。是一条白鲢,不大,约六七两。白鲢极顽强,从于道生手里跳出来,乱蹦,于道生几次不得手。田县长上前,一下子掐住,扬手用力一摔,说,叫你蹦!又对于道生说,你手不够狠。于道生暗吸一口气,默默把不再蹦跳的白鲢丢进沉在水里的鱼兜,鱼鳃微弱地翕张。田县长往鱼钩上挂好鱼饵,拉紧鱼线,渔竿略弯,借力松手,鱼钩弹往池塘深处。

  田县长坐下,说,于道生,我不信你没听说过这句话。顿了片刻,补充,虚伪!

  于道生的笑僵住了,语气却十分肯定,不是,田县长,我真的没听说过这句话。我是孤陋寡闻,浅薄,还不如虚伪呢!

  田县长斜了于道生一眼。

  于道生口气愈加卑微,田县长,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

  田县长嘴角间藏了一丝得意,只是一丝,旁人极难捕捉,看来你还真要补补国学,《老子》里的话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