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尘埃芳踪


□ 姚雪雪

牯岭美国学

牯岭美国学校的故事是在一片狼籍中开始的。大约是1951年吧,抗美援朝战争爆发,美国人成了真正的美国鬼子,学校最后一批没来得及撤离的美国教师和学生在政府的护送下经广州迁移香港。
政府和部队接管了美国学校。17岁的小公安王先生驻进了这幢迷宫般装满了一个个房间的阔绰的四层高楼。美国人留下的满屋子带竖条小玻璃瓶的可口可乐 、威士忌,把小公安的肚皮撑得涨鼓鼓的。更诱人的是堆满了一床底的雪橇、雪船。中国孩子最嫉妒的事莫过于从前眼睁睁地看着外国学生下雪天拉着雪船到牯岭街上购物、玩耍,回程时踏上钢丝带刹车、龙头用两个皮带子牵引的雪船,神气十足地沿着河西路的便道呼啸而下,转眼消失在密林中。
加拿大面粉、啤酒、糖、黄油、银器、象牙筷、皮鞋、皮袄、丝棉袍,美国人留下的吃的穿的东西让许多中国人闻所未闻,人们兴高采烈地把打成包编上号的吃穿用品挑了号码扛回家,分享解放给人们带来的幸福生活。小公安当时的年龄其实比在美国学校读书的孩子大不了几岁。望着床下满地的雪船心里痒痒的,白天不能滑到了晚上借了月光拖着雪船溜出去,手舞足蹈地踏上雪船,飞驰的快活的笑声惊得松枝上的雪团扑腾腾地往下落。
北美建筑风格的大楼,左右两边山形墙上大方窗小方窗和直角三角形的小窗,童稚趣味地装饰了瓦灰色青砖的外墙。即使在一片狼籍的冷落中,它的外观依然庄重而静雅,没有任何东方式的忧郁和落魄。位处庐山东谷溪流和丛林中的美国学校,同它的正前方不远处的庐山大厦遥遥相望。这两处均为庐山体量显赫的建筑。尽管美国学校的建造时间比庐山大厦早了14年,但与庐山大厦相比,它的知名度还显得不够,它现在还有一个新的命名:颐元宾馆。
踏上若干级石台阶进入大门,左手边墙上张贴着有关这幢大楼的历史照片,这是这幢房子目前能给人最直接的价值提示。
外国人寄居牯岭之初,深感庐山是难得的纯良教育环境,应着手创立学校,使当时在华的驻外大使、欧美商人、传教士子弟能接受到现代、正规的教育和道德、宗教的训练。1916年,“北长老会”、“圣公会”会同美籍教友联合筹募创校基金,后又有“复兴教会”参加。美国学校由此成立。教学大楼动工于1918年,在那个一块瓦、一块砖都要靠人力扛上山的年代,建造这幢大楼相当不易。1920年,李德立拍摄了这幢楼建至第四层、周围有很多脚手架的照片,这幅照片收集在《庐山的历史》一书中。1922年,这幢大楼正式落成。
1936年,美国学校增建了石构五层楼高,有长廊与主楼沟通的精美副楼。学校有完善的地下室、教室、实验室、办公厅、洗衣间、交谊室、寝室等,此外还有平房三幢,里面是医疗室及教职员工宿舍。学校里还有运动场、剧场、健身房、排球和网球场。校舍装有电灯、卫生设备及冷热水汀。学校寝室、厨房、餐厅彼此隔离,学生饮料及食物在家事管理员监督下烹制。大多数寄宿学生的日常生活力求家庭化,学生除了要保持自身的整洁外,还要在经常检查下打扫寝室及整理内务。
让人羡慕的是那些为数不多的走读生,他们随父母寄住在庐山散落的别墅中,放学后,背着书包晃着金头发蹦蹦跳跳像碎阳光一样消失在林中。颐元宾馆的经理就住在美国学校附近一幢别墅改成的民居里。几年前,一位美籍加拿大教授寻访到这幢别墅,他说这是他小时候住的房子,他在美国学校读书。
牯岭美国学校1936年年报中曾记载有以下数字:本校现有教职员工17人、学生83人。学生分12班,1至4年级为初级班11人:5至8年级为中级班24人:9至12年级为高级班48人。学校寄宿生72人,走读生11人。美国学校课程均按美国中学的一般课程编定,一方面可以与来往美国的转学生课程相衔接,另一方面也能适应一般受家庭教育的学生升学或转学。各级课程除通常课目外,还有圣经、体操及音乐科。学校备有多架钢琴,学生定时轮流练习。图书馆藏书有8000册。1936年时,牯岭美国学校其规模和影响力已成为外国人有华中一带的重要学府。
每年12月中旬,飘飘然然的雪花落满了庐山的崇山峻岭。36周为一学年的美国学校的孩子们从这时开始了愉快的假期。学生们有充足的时间回家,藉享天伦之乐,欢度圣诞节。
在历史的变迁中,沉静的学校落满世事的尘烟。1927年,由于中国大革命高潮波及,该校迁至上海,1929年迁回庐山续办。1937年7月至8月,国民党政府召开“庐山谈话会”,这里是代表住宿地。1937年日军侵占庐山,学校停办。1946年7月至8月,蒋经国主持三青团“庐山夏令营”,这里是该夏令营的总办公厅。1947年,重新恢复为美国“夏季学校”。1949年美国基督教办为内地会学校至1951年停办。对于这所需要的学校,许多庐山老人对它有着丝丝缕缕的记忆。92岁的左婆婆当年在美国学校做洗衣工,每月挣十块银洋。除了洗衣服,她的工作是把长的衣服编短把短的裤腿放长。做挑夫的一位老人说,那时给美国学校挑了日用品上去,不苟言笑的外国人给他结工钱,当时的美国人对普通中国百姓并不搭理。租界路边草坪上的白长条椅,是不允许中国人坐的,只要有中国人坐上去巡捕提着棍子就赶过来了。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