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千年前的“冷疾”书生徐铉


编者按:徐铉是一位搭错车的旅客。他本应该在盛唐穿一袭长袍,披散开自己的头发,乘一叶扁舟啸傲于江湖;或者在北宋欧苏的时代,与同年僚友诗酒雅集,切磋学术,过一过史上最为优渥的文人生活。但是这一切对一生经历了三朝六帝的徐铉来说,是那么地遥不可及,即使终于触摸到太平之世那扇正缓缓开启的大门,他却发现自己竟然还是一个生活在别处的局外人……
  
  992年9月24日清晨,虽然刚过中秋,渭北的天气已经颇凉了。年已七十六岁的徐铉刚起床,一股诡异的寒气自心头一掠而过。就在这一瞬间,徐铉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书中记载的那些怪怪奇奇的神鬼故事,此刻也一个个在脑海中闪现;就在这一瞬间,亲历一甲子的宦海浮沉、目睹几十年的乱世悲剧,都从他心灵的深处渐次展开,那些伤痕累累的回忆啊!他马上让家人准备纸笔,立了一份遗嘱交代后事,然后又专门写下六个大字——“道者天地之母”。有条不紊地做完这些事,这位才高命舛、一生坎坷的老人,就在这个秋天的清晨里与世长辞了。
  
  一、书生“冷疾”世无良医
  
  据有关史料,徐铉是死于“冷疾”。
  中医上讲的“冷疾”,是指由于天气寒冷引起身体不良反应的病征总称,具体发病原因和临床症状并不相同。那徐铉的“冷疾”是怎么得的呢?据北宋时人丁谓记载,徐铉的病根是他独特而固执的服饰习惯,他特别喜欢穿宽袍大袖的汉族传统服装,即所谓的“宽袴”、“深衽”。前一段时间所谓“汉服”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听说复旦也有几个学生,到了周末时不时地穿“汉服”招摇一下,我想那种要了徐铉命的衣服,大概式样与这些古典时装爱好者的“汉服”差不多吧!“宽袴深衽”的服装设计虽然看起来非常儒雅,行走时还有一种衣带飘风的洒脱,但这种衣服保暖效果却十分差,属于那种“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服装品种。在南方温润之地穿着它们还没有什么问题,到了北方就只有挨冻的份了。笔者没大听说东北地区的国人特别热衷炒“汉服”,大概也是气候使然吧。
  实际上宋代生活在北方的官员也穿“汉服”,他们没有被冻死大概是因为他们在冬天里有皮大衣穿。徐铉虽然不一定是个“Animalright”保护主义者,但他把穿衣服的习惯上升到讲政治的高度,坚决反对穿皮草。975年末南唐国破,徐铉被大宋的军队从江南抓到开封,宋太祖赵匡胤特别恩赐给他一份新工作,从此他就在北方安家落户。此时已年届花甲的徐铉明显地对北方寒冷气候不适应,寒冬腊月里上早朝,同僚们都穿大皮袍子保暖,徐铉却还坚持自己的着装习惯,穿着在南方冬季常用的薄棉袄,猫在待漏院里冻得瑟瑟发抖。同僚们都劝他别跟身体过不去,买一件皮袄也花不了多少钱。但徐铉一开口就得罪人,他说穿皮衣是五胡乱华时留下的乱世风气,自己作为堂堂天子近臣,饱读圣贤之书,绝不穿这种外族的服装。一番慷慨陈词说得同僚们都面红耳赤、自感无趣,他们心里暗想:看你老徐能挺多久!这位执拗而又点迂阔的老夫子还真是这样一直挺着,但他也为自己高贵的“着装理念”付出沉重的代价——终于不可避免地染上了“冷疾”,这种糟糕的病给他晚年生活带来巨大的痛苦。他生命的最后两年被贬到地处渭北的邠州,那里的气候比开封还要恶劣。结果,徐铉终于受不住天气和心灵的双重折磨,勉勉强强在邠州过了一个冬天,没来得及与第二个冬天对抗,就写下了自己对人生最后的体悟,穿着那袭“汉服”大袍子,驾鹤西归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学家茶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