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梨花镇艺人轶事


□ 马卫巍

  1

  啪!惊堂木一响,咱言归正传!话说,保定仁宗坐汴梁,君正臣贤民安康,可恨西夏发兵到,中原遍地冒火光!……

  老汉俺今年九十有二,耳不聋眼也不花,说起话来声若洪钟。各位看官可能问了,这么大岁数,咋还身穿长袍马褂手拿折扇惊堂木,站在台上说个没完?您别着急,听俺慢慢道来。说书的全凭一张嘴,拉车的全凭两条腿,当官的不用大印到头来直后悔,谁让咱指着这张嘴吃饭来着?

  您别笑俺嘴贫,想当年俺学说书的时候,也是个毛头小子腼腆得很。一句话能够憋出三个响屁来,土坷垃掉进井里半天听不到动静,真是愁死个人。俺家里穷,兄弟姊妹八个,加上俺父母两人,十张嘴成了填不满的无底洞。任凭家大业大,到头来也落得山穷水尽无米做炊。俺爹曾和俺说:要能喝上三盅老酒吃上一顿大肉,这辈子也算没有白活。可惜,俺爹的这个简单愿望至死没有实现,日本鬼子进了中原,梨花镇成了战略要地,就连他老人家的坟还在一颗炸弹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尸骨也荡然无存。

  那时候村里有娶媳妇的、生孩子的、烧香还愿的、大病初愈的等等,都会从快要见底的粮囤里舀出三斗粗粮,掏出几个铜子儿请位说书先生说上三天的《呼家将》《杨家将》《三国演义》……

  俺爹看着膝下八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巴儿,像是蓄谋已久似的狠狠拍了拍大腿,一口气卖了两个妹妹换了米钱,把两个哥哥撵到和尚庙里省了穿衣吃饭,又让俺学了说书,这才把余下的一个姐姐和两个哥哥送进了学堂。俺知道,俺爹让俺学习说书有两个原因,一是他老人家实在是没办法养活这么多人了,学一门糊口的本领至少饿不死:二是他老人家喜欢听书,尽管他也是木头桩子一个,但听起书来聚精会神一丝不苟,是个地道的书迷。

  阳信县的说书名家是城南八里庄的王大嘴,他早些年下过济南,闯过关东,见多识广艺高胆大。听人说,他给韩复榘说过书,给阎锡山讲过笑话,还给张作霖约过八字,满肚子油盐酱醋,出口就能成文。王大嘴说起书来如同烧饼卷大葱嘎嘣脆,气息长嗓门大,有点口无遮拦但又时时离不开个理儿。

  俺爹让俺拜他为师。

  说起拜师这件事,俺爹太过自信。王大嘴终身未娶,是个资深的老光棍,又没有近一点的亲戚,收个徒弟养老送终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谁知,当俺爷俩冒着鹅毛大雪,踏着一路白光走了二十里路到王大嘴的门前说明来意时,人家竟然说了两个字:不收!

  这可把俺爹急坏了,站在门前求情说好话,人家王大嘴就是不开口。过了一会,王大嘴把一壶老酒烫热,把一盘花生米炒熟,竟然独自小酌起来。俺爹还在那里耍贫,可俺的口水早就砸到脚面子上了。王大嘴说了一辈子书,开口答应个事儿竟然这么难。他对俺爹说:大兄弟,不是我不收徒弟,不是我不愿意把肚子里的这些鸡零狗碎传下去,我也有我的苦衷。现如今遍地闹革命,枪子满天飞,老百姓吃了这顿没下顿,谁的日子也不好过。你说,我收个徒弟容易,可这世道要真想混口饭吃又有多难?我不收徒弟是一张嘴,收了徒弟就成了两张嘴了!两张嘴吃饭穿衣,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