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侨民故事


□ 阿 成

  ——坦率地说,在21世纪,似乎有必要由一个曾经生活在哈尔滨的人跳出来,把这座曾经的流亡者之地的操行做一个小结。
  —— 题记
  
  城市老地图
  
  流亡地哈尔滨,也有人称它是中国的小西伯利亚。它有着俄国大西伯利亚同样的严寒与大雪。因此,流亡者的栖息地哈尔滨,绝少非洲的侨民。它太寒冷了,让南方人望而生畏。最初,这里只有一些流亡者建造的简易木板房。西北风像狼嚎一样袭击那几幢零零落落的木板房,袭击着一簇簇的枯树林,袭击着树梢上数以百计的老鸹窝,也扑向远方的那条冰冻的松花江。流亡者们为了抵御严寒。出门需戴上厚厚的、只露着两只眼睛的面罩。这使得哈尔滨平添了许多悲怆与神秘的气氛。
  不久,哈尔滨有了砖结构的,炫耀着侨民异国风情的建筑。像民宅、肉食店、餐馆和教堂等等,开始有了一个城镇模样了。有人说,哈尔滨酷似一具吊起来的马的尸体。头是一座小型的基督教堂。这座教堂是哥特式的建筑。这一点我说不很准。它是灰色的,虽然看上去,它的建筑工艺水平稍欠熟练,但它的样子有点像法国的夏乐特乐大教堂。仅凭这一点,就让流亡与生息在哈尔滨的洋人和混血儿们深感自豪——它是爱、热情、美和信仰的化身呵。
  教堂的钟声敲响了——
  “哥特式”建筑源于罗曼风格。只是罗曼教堂弥漫着沉思与哭泣的忏悔气氛,而哥特式教堂则是凸现祈祷与希望。在我的感觉里,流亡地哈尔滨的这座教堂,是二者兼而有之。
  去这座教堂做礼拜,或者去忏悔的,大多是流亡在哈尔滨的、各国的洋人和混血儿,“这个思想与石头的庄严又神秘的巨灵”是那些流亡者的精神之家。由于种种原因,也曾使得这座教堂像一家蹩脚的食杂店,开开关关,几度惨淡经营。有时候,它也像一个生活贫困的老妓女一样,不得不利用黑夜招揽“生意”——这些令人尴尬的事情,仁慈的上帝几度落过泪了,这里免谈了罢。
  在哈尔滨的颈部上,最突出的建筑,是一家小型的精神病院。它的格局类似古罗马的奥斯蒂亚城。整个建筑红砖的颜色,像晒干了的人血。在沉血般的大墙的正面,有一个穿堂风很厉害的拱形大门洞,人一旦站在那儿,再被强有力的风一冷一吹,立刻就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精神病患者了。
  这家精神病院是一幢二层小楼。每一个病房里的对话不受语法修辞的限制。精神病患者所有的行为,也从不拘泥于各种各样的道德规范。在这里,一个精神病患者杀死另一个精神病患者,不但不会受到法律制裁,罪犯本人也可以怡然地免受所谓的内心自责之苦。在这里唯一让精神病患者感到恐惧的,是医生和护士。他们彼此之间永远也分不清谁是狼,谁是天使。
  精神病院的厕所经常是屎尿横流。但很快又被打扫得一尘不染,以至于可以用来接待国际红十字会,包括国家元首一级的贵宾参观。一楼还有一个大浴池。给精神病患者淋浴要注意两点:一是水急,二是要使用凉水。在冰凉的激水之下,淋浴的精神病患者都是在引吭高歌,或者放声大笑——让外来参观者无不动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