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间词韵


□ 周 伟




城里说吃,乡下讲呷,都一样,口一张。城里的吃,虽然吃喝是软的稀的香的,不免让人想到一分乞求之意。乡下,就不,嘴宽、打粗,口呷四方,呷的是五谷杂粮,长的是忠肝义胆。喊一声:呷东西!这是何等的气魄。看看,从东到西,天宽地宽,一片片稻田,一块块菜地,一丘丘山岗,起早摸黑的乡下人都是一辈子几辈子死守着它不放。守望它长出一片绿油油黄澄澄的收成。不把它当爹娘老子侍候不行,他们向它们要呷哩!
乡下人明白:一个呷字,左边是口,右边是田,田字要出头。就要讲要保口在一边不饿,田里一定要舍得下力,田里该下锄下锄该下犁下犁,扁担肩挑,不得停歇。
乡下人明白:一个呷字,就是口伴一个甲字。一个甲子又一个甲子,年年岁岁,只为一张口。说到底,一个呷字就是生活的含义就是乡村的全部。
乡下人也有不明白的时候:起早摸黑,省了又省,总是不够呷……是不是自己吞下的太多?!
不明白时,他们就把酒饭菜肴摆到神的面前。出出热气,就当神是囫囵吞下了。其实,摆出去多少收回来还是多少。其实,以后的日子,缺衣少呷还是缺衣少呷,神也是没有办法。
想当年,柴生叔为何临死前还是喔喔喔不肯落气,一直等到老婆懂了他的意思,他才带着一丝苦笑满意地离开了。因为他到底替未出生的儿子取了一个“甲菜”的好名字,他希望他未出生的儿子不像他,将来有甲菜呷。20多年过去了,儿子甲菜在城里已能餐餐呷得上“甲菜”了。
只是柴生叔在“那边”万万想不到,他的儿子很多时候嫌甲菜腻口,甲鱼也不新鲜了,满城里寻有野菜的酒店宾馆跑。还有,儿子从不讲呷,总是文绉绉地说吃。
我想,哪天柴生叔在那边听到,心里肯定不是个滋味。
而且这几年,柴生叔生前的乡下,一个两个不声不响地走了,走了再回来,又带走三个、五个……一批批地走,大多的乡下人都离开了自己的“狗窝”,走南闯北去。乡村都走空了,他们一个个张口呷四方了。
不过,他们还是会在某一天里再回来的。回来时,晒晒风霜露染的旅衣,把一生呷的生活细嚼一遍。因为,毕竟,太多太多的生活,他们都没有细嚼而囫囵吞下的。

健旺

健旺吗?
健旺就好!
不管你官大官小,不管你钱多钱少,不管你事业辉煌不辉煌,健旺是最重要的!每个人的身体只有一个,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能够健健旺旺,你现在可以不觉得你现在可以不珍惜。但是,你只要没拥有了健旺,你的身体垮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比如你势再盛,身体不健旺,你最弱的对手也能致你于死地;比如你钱再多,健旺不了,还不是白纸一堆,啥用都没有;比如你把事业描绘得再美好,身体不争气,一切一切的都只是南柯一梦,都只是空中楼阁水中月。等到那时候,你顿觉世界缩小如一粒黄豆,霎时灰飞烟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