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今天起


□ 聂与

  那天,李农穿一身崭新的休闲装给我们开会时,我发现他前额的发梢不再同以往一样向下顺着,而是经过特殊的处理使之往上扬了一下,那一下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在浓密的发根中异军突起,故意彰显一种凛冽之气,在我们看来却是滑稽至极。还没等我们大家彻底反应过来,李农从地上的背包里,掏出一摞用塑料袋装的蓝色迷彩服,还有一大瓶定型液。很认真地看着我们说,洗个澡,换上衣服,上汪叶那儿把头发喷上,一小时后开会。

  我们大家都不知道李农这是什么意思,但从他严肃得近乎于自残的样子看,大家都不忍心再开玩笑,鱼贯而出,各自散去。李农说,等一下,从今往后,汪叶先洗澡,然后你们再洗。这让我大吃一惊。以前都是那些男人一个一个像我儿子似的洗完澡,我最后进去把他们造得乱七八糟的残局收拾停当。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角都想向上翘,但最终还是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站在院子中间,大家一顺水地穿着蓝色迷彩服坐在凳子上,等着我给他们喷上定型液。然后李农从屋里走出来,说,我们今天就在这个院子里开会。

  李农说,我今天的举动一定让大家很吃惊,以为我在作妖。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今天第一次我们赚了很多钱,这么多年,我们从老家出来拼命地干却没有什么存款,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没文化,人家瞧不起我们,大活不敢给,小活往死里克扣,工钱无休止地拖欠甚至是欠黄,除了蹲在院子里抽疯骂娘,我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从今天起,我们要做给他们看,我们很正规:要做给自己看,我们很无畏。李农说到这里的时候,感觉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激情感染着自己,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心跳比平时最少提速了两个档。

  李农说,汪叶,你把这两句话给我去市里做一个横幅,干到哪挂到哪。

  我瞬间也被李农那么正式的言语感染了,我激动地说,是从今天开始,还是从我们做给他们看开始?

  李农有点可惜地说,汪叶呀,我一直以为你有点文化,你说,应该从哪开始?

  我的脸胀得通红。

  李农扬起声音说,你们大家也要记住,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在自己家里,每说一句话都要在脑子里过一遍,人家可能就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小瞧你,也可能因为你的一句话而高看你。

  大家从来都没有听李农这么讲过话。李农又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一本叫《沉静领导》的书,他说,我现在终于知道我们为什么穷了,这本书告诉我的,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前稀里糊涂地傻干了,我们要用我们的聪明才智赚钱,我们要让他们看看,我们有自己的章程,谁想蒙我们,不行!李农故意把不行两个字咬得很硬朗。我们看着李农强劲有力的手势,都被他的气势镇住了。我发现那天院子里特别安静,我甚至能听到大家的呼吸声在蝉鸣的伴奏下充满了哲学的思考。

  穿上蓝色迷彩服干活的感觉真是不一样,尤其配上额前扬起的发梢更是了不得,不一会儿就到了中午,再一会儿就到了晚上。李农提议,每次休息的时候都要扛着各自的工具唱祖国、祖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在那个条幅下面走上一圈。汪叶说,这个主意好是好,但有时我们在市区车水马龙的地界,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招摇了,让人家看着多不好意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