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脸谱臆说


□ 黄 裳

  刘曾老开创性的京剧艺术研究巨作——《京剧脸谱艺概》将出版普及本,曾老赐信,命作书前小引,着实使我吃了一惊,原书前面已有名家题序多篇,阐微发隐,几无剩义,何用我这样十足的大外行来说些不三不四的闲话?回想自己听戏过程,儿时随大人走进戏园,无论旦角的曼吟低唱、老生的引吭高歌,都引不起些许兴趣,只逢台上出现了“花鸡蛋”(一种儿童耍货,在鸡蛋壳上图绘京剧脸谱)歌舞作耍,才精神一振,欢跃不能自已。也许这就是爱重脸谱的内在基因,也未可知。回忆仅有的三五年集中听戏时期,正当在天津住校读中学。幸运的是赶上了晚年的杨小楼,盛年的梅(兰芳)、程(砚秋),而侯(喜瑞)、郝(寿臣)正当如日中天,尽可能听了他们的许多杰作,煞尾的则是富连成的李世芳和毛世来,试看这简略的听歌简历,如与刘曾老相比,连大小巫的比喻都说不上,更何敢在书前说三道四,所以旬日踌躇,不敢作复。继而想起“长者命不敢违”的老话,这才下决心“补课”,抱着四大册“艺概”,从头细读,真是获益匪浅,长了许多见识,听到许多梨园掌故。到底年纪大了,读过便忘,辜负了这部精心结撰的大书。偶有所感,记在小册子上,以备遗忘,便是下面一些言不及义的闲话的由头。
  刘曾老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是,京剧中,生、旦、净、丑诸般角色都有自己的脸谱。不但事实上如此,而且比翁偶虹提出的脸谱“五性”视野宽广得多。所谓“说明性、象征性、评议性、性格性、象形性”这“五性”,用以说明某一脸谱也许勉强地说得过去,但完全不具备普遍适用意义。而在儿童眼里,觉得新奇、可爱才是基本的,最重要的。无妨就称之为“童趣观”。《红楼梦》中写凤姐的女儿大姐,游园之后发烧,马道婆说小孩子的眼睛最亮,也许在园里碰见什么花妖之类了。马道婆当然是胡扯,但俗信有儿童眼目最清亮之说,却是不错的。试问谁能看穿、并直接道出“皇帝的新衣”的弥天大谎呢?
  钱金福说:“勾脸不是不讲情理,但讲得太深,就没意思了。”钱金福通用的谱式,也就三十来种,以此为基础,发展变化,能产生多种模式。脸谱其实是演员和观众共同创造的。被观众认为好看,普遍接受了就成为定谱。张飞的脸谱给观众的印象是他一直在笑,就成为最成功的脸谱,能引人入胜、痴迷、爱恋,其魅力远胜于今天的“快男”“超女”,其故可深长思也。
  曾见齐如山等编辑出版的一种铅排线装戏剧刊物,前附彩图两叶,系梅氏缀玉轩藏明代脸谱,记得似乎是马武,简单古拙,面部仅分上下两块不同着色,与今天舞台上所见的马武全然异样,吃惊不小。是否明代旧谱虽未敢定,其为传统老谱无疑。数百年间变化如此巨大,的是可惊,其发展变化轨迹虽不可追寻,必为历代艺人逐步加工可想而知。其进化动机无非逐渐追寻贴近人物性格特点也可知。民间艺人心目中浸透了民间俗信,耳目所及也是民间习俗艺术样式,脸谱的加工也多取材于此。于是包拯因兼理阴阳两界,就在底色上加上了月牙儿;蝙蝠是福的象征,因而出现了蝠形,随之蝴蝶、虎纹、红桃、寿字一一出现,各有因由,总之离不开民俗艺术范畴。杨小楼“别姬”的霸王脸谱出于钱金福,寿字纹样何所取义也不详。寿字横笔是几道,也没有定式,全凭演员意愿。一自杨小楼、梅兰芳的“别姬”风行天下,人们就一致认可霸王就是这般模样。脸谱的形成与确定,这是一个好例。顺便说到“起霸”的起源,想来与项羽也不无密切的关系。正如绍兴大班目连戏的“起殇”,是特为孤魂厉鬼而举行的仪式,“起霸”极有可能是因霸王项羽而创设的。人们一直对项羽这位失败了的英雄怀有不错的感情,就在舞台上用这种程式纪念他。有“单霸”“双霸”“半霸”“女霸”种种花样,是极郑重的、战前的预演,可以显示演员身段的重要节目,有时要花费较长时间,正是吸引观众注意欣赏的紧要关头,“曹八将”如此,《挑滑车》岳飞升帐前如此,大武戏开场众英雄出场时虽稍有变化也无不如此,岂能以拖沓浪费时间而忽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