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光表


□ 黎 晶




那块修了几次的夜光表,无论放在被窝里,还是用犬手捂得严严的,漆黑中就是没有一丝光亮。秦公把那块夜光表垂在床沿下轻轻地摇晃,仍旧看不见夜光表的表针。他不敢开灯,怕惊醒微微打着呼噜的媳妇,他悄悄下地钻进厕所拉亮灯,时针正指五点。秦公想,是得买一块真正的夜光表了,哪怕是借钱。
媳妇翻了一个身,叽叽咕咕地像在说梦话:“县计生委主任一个屁大的官,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去追大肚子,也不嫌丢人。你是狗尿泡上不了金銮殿呀,屁大一会儿工夫,把你烧得起来看了三次表,你不成天吹你那表是夜光的吗?”媳妇一翻身又没了动静。
秦公走到客厅拉开窗帘,东方露出鱼肚白了,一晚上就盼着天亮,他确实是睡不着觉,不知是因为自己破天荒地当上了县计生委主任,还是今天要走马上任,他都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兴奋。昨天县委组织部长在那间挂着锦旗的会议室里宣读了县委的决定,前任老大姐不光交给了他满屋的辉煌,还交给了他厚厚的一沓来信——告状的信。这些信统统来自大山深处的莲花村,该村三年的时间超生了八胎,全都是儿子。奇怪的是莲花村年年完成计生指标,村主任任振山还是县计生系统的先进个人。
莲花村距县城一百多公里,原是全县最偏僻最贫穷的一个行政村。它坐落在崇山峻岭的一个峡谷之中,周围派生的五道山沟沟,每一条山沟里零零落落地居住了十几户人家,就像伸开的鸡爪。莲花村解放前叫鸡爪子村,祖祖辈辈都在这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在那一块块鸡爪子地里刨食。土地改革时,工作组有一位戴眼镜的大学生说,你们鸡爪子村的五只爪就像五朵莲花瓣,共产党来了,农民们分了土地,这日子就像莲花瓣一样盛开了,咱再也别叫这受穷的名了。
秦公知道,自从改名叫了莲花村,这五条山沟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改革开放之后,莲花村的首富任振山当了村委会主任。三年的时间,莲花村从全县最穷的贫困村一跃成为亿元村。秦公担心,自己一上任就查这先进典型村,是不是有点鸡蛋里挑骨头?不过那十几封信里说到超生的事是有鼻子有眼,一旦真有问题,整个县的计生工作就炸窝了。骇人听闻哪!
秦公将车停放在镇政府,他想步行走一走那十里山路。这山路据说是任振山个人出资修建的,虽然还没有铺上柏油,但运送石材的卡车、拖拉机在路上往返奔跑,川流不息。
一叶知秋,路旁一簇簇红枫在群山的怀抱中燃烧。秦公仰望那如洗的蓝天,一行秋雁飞向南方,留下几声哀鸣。他翻过山梁,莲花村便尽收眼底了,五条山沟由粗变细地往外延伸,不时地有规律地扩张开来,真像是鸡爪子的骨节。那位有学问的工作队员不知为何起了个莲花村,虽说有点牵强附会,但确能焕发人的遐想。他往山脚一望,采石场烟雾蒸腾,炮声,机器的轰鸣声,好一处沸腾的群山。如此看来,假如真的让秦公重新为这蒸蒸日上的山村命名的话,他想好了,那就应该叫龙爪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