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自由国度》看奈保尔的后殖民时代非洲观



  摘要:在中篇小说《自由国度》中,奈保尔对于后殖民时代黑非洲国家的暴力与种族屠杀等混乱无序的状况表示了深深的担忧并呈现了前白人殖民者在非洲发展问题上的两种基本立场。作品表明,作者在黑非洲发展问题上是持一种深深的悲观和怀疑态度的。
  关键词:奈保尔 自由 非洲 后殖民 暴力
  
  在奈保尔的创作中,非洲题材同特立尼达和印度一样占有较大的比重。为他赢得英国文学最高奖——布克奖的《自由国度》(In a Free State)里的同名中篇小说是他第一部有关非洲题材的虚构作品。《河湾》(A Bend in the River)则是他描写后殖民非洲的一部最为重要的作品。此外,他在《刚果的新国王:蒙博托或非洲的无政府主义》(A New King for the kongo:Mobutu and and the Nihilism of Africa)及《康拉德的黑暗和我的》(Conrad's Darkness and Mine)等政论性文章中也谈及黑非洲国家在脱离西方殖民统治之后出现的诸多问题。限于篇幅,本文主要对《在自由的国度》这部中篇小说进行分析,以期探寻奈保尔对于后殖民时代黑非洲国家发展的态度。
  
  一
  
  虽然大陆和台湾的中文版本都把这本书翻译为《自由国度》①和《在自由的国度》②,但笔者认为,就这个中篇故事而言,书名或许翻译为《在放任的国度》更为合适。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这个刚刚从殖民统治下获得独立的非洲国家中,所谓的“自由”仅适用于部分土著人。对于与这一部族相敌对的其他土著人而言,这一“自由”却意味着灭顶之灾。因为,在这个虽然获得独立但却连“半生不熟”(half-made)③都还算不上的丛林社会中,获得“自由”的那一部族的土著人可以“放任”地对他们和他们的村庄进行烧、杀、抢、掠。甚至仍然滞留在这个国家的一些白人公务人员的“自由”也开始受到一定程度的威胁和限制。“白人虽然大量迁往南非,而印度人又大量被驱除出境……但它仍旧还是一个殖民城市,发散着殖民的色彩。在这里,人人都远离家乡。”
  就题材而言,《在自由的国度》似乎是奈保尔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对于康拉德在七十年前发表的《黑暗深处》(Heart of Darkness)的续写之作。著名的奈保尔研究学者布鲁斯•金甚至认为,这部小说“提供了另外一个,更加扭曲的《黑暗深处》的现代版本。”(King)该中篇故事主要讲述了两个英国白人——鲍比、原殖民统治机构的公务人员和琳达、一位原殖民官员的妻子,从正处于随独立而来的部族战争中的某非洲内陆国家的首都开车返回他们在这个国家的保留地——位于南方的公署区大院的途中的见闻和经历。“在这个非洲国家,有一个总统,还有一个国王。他们分属不同的部族,而部族的仇恨是古老的;独立后,部族之间的猜忌格外加强了。国王与总统各自与白人政府的地方代表勾结,而白人就个人来讲,比较喜欢国王。但总统却是强者,新式的军队全是他的,属于他的部族;白人决定支持总统。所以,最后,在这个周末,总统得以派遣军队去攻打国王的部族。”(Naipaul)小说中所呈现出的非洲景象跟康拉德七十年前所描写过的那个“黑暗深处”有所变化,这些变化主要表现在城里的非洲人在衣着、发型和行为举止方面对于英国方式的模仿。他们“喝果汁混合酒,用搅拌器搅动,穿英国制达克斯牌西服。他们的头发在左边低低的分开,向右边拢上去,是城市非洲人所谓的英国式。”(Naipaul)然而,在这个国家城市之外的地区依然是大片大片的原始丛林和不毛之地;生活在那里的非洲人依然延续着康拉德七十年前所描绘过的原始部落生活。大河依然在奔流,丛林依然在沉默;非洲人“营养不良、目不识丁、不着天地、头脑空空、两眼一抹黑的事实”(法侬)在这个名义上已经获得独立的国家依然如故。我们不仅纳闷,近百年的西方殖民统治给黑非洲社会带来的进步和教化何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