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遍地香草


□ 漠 月
遍地香草



  
  1
  香草自然是一种草。
  在西部辽阔的阿拉善大高原上,香草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草了。既然它很普通,就预示着有大面积滋生的可能。但是无论什么样的草,也无论它有多么的普通,都必须有水才能够生长出来。那么,水又从哪里来呢?谁都不要指望地面上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泉眼,清亮亮的水咕咕咚咚地冒出来,哗哗啦啦地流淌,将偌大的草滩透彻地浇上一遍。那就靠天好了,天上下雨地上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这是针对人说的。草不会自己跌倒,草的根埋进土里,草的根就扎得很深,只要得着雨水的滋润,便直楞楞欢势势地成长,踩倒了还能够自己挺起身来。普天之下,也许要数草的命最贱了,命贱的东西有时候并不需要承受太多的负担,这样反而好活,除非拿镰刀割掉或者用火烧掉,最有效的办法是干脆连根拔掉,斩草除根嘛。
  古诗里却这样说,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一个真理,真理像诗一样优美,同时也像草一样朴实。
  就说香草吧。
  香草枯黄的时候先不用说,先说绿着的时候。香草绿着的时候一蓬一蓬的,纤细的根儿托举起一把把伞似的。过不了多久,米粒儿大的苞蕾从小小的绿叶间害羞一样地凸鼓出来,即使开了花也不那么显眼,只是连缀成一片鹅黄。黄绿相间,像挤成一团的弱不禁风的小鸡或小鸭。却就有着那么一种特别的香气,先是淡淡的,仿佛在小心翼翼地做着某种试探,再等过一些日子后才逐渐地变得浓郁了芳香了,香得鲜,香得艳,也香得野。如果是个女子,香艳到这个程度,再有那么一点儿野性,大约是很招摇的了。
  草毕竟是草,草不可能有什么想法。之所以这样进行理喻,没有其他的意思,意思是香草这种草虽然普通,却名副其实,香得别具风情,闻得久了便有陶醉的感觉。少年林子差不多就是闻着香草度过这个秋天的,也似乎是香草开启了他人生新的境地,使他在这个原本再平常不过的秋天里产生了新的觉悟。
  怎么说呢?朦胧中有一些奇特,奇特中有一些兴奋。奇特啊兴奋啊这种东西混合在朦胧中,单纯的林子就变得比以往复杂起来,连眼神都不大对劲儿了。
  
  2
  还是从这个秋天开始的时候说起吧。
  立了秋,天仍然热着,夏天的尾巴尚在,它的余威像一条甩来甩去的鞭子,抽在活物们的身上,那种滋味是不大好受的。夏天长下的草开始枯黄了,一天脱去一层绿,有一些草虽然侥幸地躲过了牲口的嘴巴,却也成了空壳壳。比如野谷穗子,穗头里面已经没有什么籽儿了,在阳光的照射下纸一样透亮而轻薄,有风掠过时发出碎小的凄婉的声音,听上去让人心里多少有点儿不忍。往往这时候,牧人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了担心的愁容,当然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他们没有闲心琢磨别人的脸色,他们的眼睛里盛满头顶上的天空和脚下的大地,还有一群走路打摆子的羊。有的羊偷吃了醉马草,吃上几次就上了瘾。干旱的日子里,只有这种毒草星星点点地绿着,而且绿得很深,几乎是墨色的。醉马草的叶子硕长厚实,再有那样一种深刻的绿,便在枯黄的草滩上醒目而风骚。羊偷吃了这样的草,醉得头都抬不起来,半死不活的样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