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黛色的核桃花


□ 钟正林

  女服务员端上一盘褐色的山菜,报出菜名,搓乱了刘副局长心里的平静,就像春风吹皱了一池春水。他自然想起一个人来。女服务员报的菜名叫核桃花,是青牛沱山区的野核桃花。他伸出竹筷去夹盛在青花瓷盘里的核桃花,竹筷就带了些与其他几双筷子不同的情调,别样的味儿。嚼在口中,先是有一股山核桃的清苦,再一细嚼,口里就溢满了清香味。清火退热洗油腻呢!上了层次的游客都以品尝此菜为贵为荣。
  刘副局长是今天上午带着环保局执法队几个人受命到青牛沱景区来的,前几天不断有老百姓举报,说这一两年山里的核桃呀黄梅呀木瓜呀只开花不结果,是不是跟旅游开发有关,还是气候的原因,因为这开花不结果的事,往些年从来没有发生过。几个人下榻在这家名叫禹母河的宾馆,他们不想惊动景区管委会和青牛沱镇政府,怕弄不好带来些负面影响。
  刘副局长吃了几筷子核桃花,喝了些汤,就进了卧室午休。他有午休的习惯。他一躺上床,先前桌上的不平静这就铺展开来,其实,他一听见那位脸蛋儿一红二白的山里女子报上核桃花这个菜名时,犹如春风吹皱一池春水,那样的不平静一圈一圈地试图铺展着,只是由于桌上大家劝酒的声音及喧哗的环境而使这种不平静的涟漪收缩而没有延续。现在他躺在平静的环境里,那不平静的往事借助半醉半醒的梦翼将他心中的不平静肆无忌惮地铺展开来。
  
  1
  
  十多年前,刘副局长是金河磷矿的工人,真名刘加林。金河磷矿知道吗?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全国四大磷矿之一,省属单位,国营性质,下属三个分矿,五六千人,都分布在印月井青牛沱镇及绵竹金花山里。青牛沱与金花两镇山连着山,以金河为界,扯开嗓门一吼,映山映水的,都喊得答应。男婚女嫁的事儿自然是世代延袭,都是山里人,门道和行道都熟悉,也就是所谓的门当户对吧!崇山峻林,刀耕火种。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地质队在这里发现了贮藏量巨大的磷矿,据说可以采几十年。啊哟哟,世道就变了,天翻地覆了,铁路修进来了,公路修进来了,火车进来了。金花镇深山里的人,木瓜坪、刺竹坪、青牛沱的人就翻山越岭地赶去看金河边上吐着大烟囱轰隆轰隆响着的火车,车厢长得很呢,黑黢黢的,顺着弯弯曲曲碧绿的金河爬进来了。靠近青牛沱生产队的是金河磷矿的岳家山分矿,因为这个生产队的人都姓岳,分矿就由此而得名。分矿有工人一千多,依山坡沿山沟修了十余幢红砖楼房,盖的是窖子里烧得褐红的机子瓦,一块扣一块的,猫都翻不动,更不要说风吹霜打了,山里人的木皮房子哪能与之相比。工人们下班后穿着蓝色的工装,端着洋瓷碗进食堂,饭香菜香飘在空气中,惹得山雀子飞在空中打转转。每周还要看电影,《奇袭》、《渡江侦察记》、《苦菜花》,好看得很!山里人早早做完农活,翻山越岭,脚板啪嗒啪嗒的翻响着去看呢!呵哟,还有一个不得了的事情,那些工人还在大热水池子里脱得光丝丝的泡澡,一泡就是个把钟头,简直不要脸,男女都在池子里泡。
  加林接父亲的班,在岳家山分矿当采矿工人。父亲是在磷矿洞子里出的事,冒了顶的磷矿垮塌砸死了三个人,加林的父亲就是其中一个。死者家属百十号人扎在矿山上吃住了几天几夜,矿上问家属有啥子困难没有,有啥子条件要求没有?这些都是矿上这些自做聪明的领导喂到死者家属口里的话,巴幸不得!就是他们不把有啥子困难和要求条件的话喂到死者家属的口里,他们也会提的,否则,那三具停在矿上的尸体就休想火化。困难嘛!就是家里失去了顶梁柱,一家大小无依无靠,咋个生活?矿长书记们梳得溜光的脑壳就鸡啄米般点着,嘴里母鸡样喔喔了几声,说这个嘛!这个嘛!矿上有一定的考虑,抚恤金是要立马发放的。家属们听完矿长书记们心平气和的解答,又说,条件嘛!就是儿女们长大了要来矿上上班,要安排在地面工作,不能下井去钻洞洞。矿上的干部们嘴里又母鸡样喔喔了几声,眼珠子转得滴溜圆,这个嘛,这个来矿上上班嘛,矿上有文件规定,为矿上做出贡献的或死难家属可以申请来矿上上班,至于在井下或地面,要服从组织安排。
  加林当时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大战红五月,打菜籽打谷子栽秧子,皮都要脱一层,每年大小春,再胖壮的人,都瘦得皮包眼肿的。加林细皮嫩肉的,觉得五黄六月燥辣得很。当工人下井日不晒雨不淋,打钻装小铁斗车,手上累点,每月三班倒,星期天集中耍。先有些不习惯,打钻甩磅锤,一身酸痛,半年以后,也就习惯了。青牛沱的天拉伸是阴沉沉的,夏天的太阳也只是从对面刺竹坪的山梁上露个脸,就被晒席样起来的山雾遮得清丝严缝。但岳家山分矿有俱乐部、图书室,每周电影队要来放电影,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弥补了天气的缺陷。久了,回一趟坝区,还有些不适应。坝区太阳热烘烘的,坐着站着都热烘烘的,周身都在冒汗,虽然抬眼就看得到天边,竹林、院落尽在眼底,却少了山里的那种神秘感。
  一条弯曲的山路绳子样甩上山去,出没在陡峭的村子中。山腰上,有一个红点,一个穿粉红衣服的妇女,背着个背篓往山下走。加林发现老彭刀疤额下的眼珠子盯着那红点放出光来,鱼鳞样亮闪亮闪。中午去食堂打饭经过灯光球场,加林发现一个穿红衣服的妇女坐在那里,一条麻布口袋上摆着些山野菜,一个竹编背篓挨着她的身体。脸蛋子红通通的,当时还以为是她身上的衣服映衬的,后来才发觉她肤色本来是那样。她腰围屁股都很大,如果不过细,你还看不见她丰厚大屁股下坐着的小板凳。红衣服衬着的一张红通通的宽脸。看年龄最多就是三十来岁。四十多岁的老彭戴顶洗得发白的军帽端着个洋瓷碗走了过来,洋瓷碗里冒出的白气散发着蒜苗熬肉的香味。老彭就细眯着刀疤下的小眼睛与妇女搭起话来,老彭与人说话眼睛常细眯,眼睛一细眯,眼角上就起了一堆皱皱,但眼儿珠子却是亮闪亮闪的。老彭问这个妇女口袋上是些啥子菜。妇女的眼睛躲闪着老彭饿虾虾盯着自己的眼光说,石窖菜、羊角笋、大厥、核桃花、野葱、猪屁股、椿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