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眠的长夜(小说)


□ 胡马尔别克·壮汗(哈萨克族)阿里(撒拉族)译

  作者简介:胡马尔别克·壮汗,哈萨克族,1962年生,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短篇小说《追踪》入选《新疆哈萨克精短文学作品集》并获得优秀作品奖,中篇小说《无眠的长夜》荣获新疆第八届哈萨克、柯尔克孜文学艺术“飞马奖”。

  ◎胡马尔别克·壮汗(哈萨克族)

  ◎阿里(撒拉族)译

  睡眠——黑夜,思维——光明

  可怜的鸱鹗把睡眠看作是死亡……

  经过一日漫长的旅行,空中那盏“天灯”也疲倦了,它要回窝歇息去。此时的夜色就好像黑色的毒气一般向大地蔓延开来,天边几颗流星滑下空旷无底的夜空,好像从一块斜着的玻璃上滑下的红玉,身后绚丽的划痕,仿佛光的手指,试图撕开那令人窒息的夜幕。

  每到十一月间的这些夜晚,思维之魂就像一个落水者,在浑水中无序挣扎,却又无所不及……

  去年秋天的一天,他曾走迷了路。那天的夜空,应该是乌云密布,而且伸手不见五指。他骑着马走进一片夜色中的花岗岩石滩,之后就迷了路。他小心翼翼地顺着一条小路向前,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星闪烁的光亮,以为是什么人家的灯光或火光,就把马头朝向了那个亮点,可是走了很久,不但没能走近光亮,反而越走越远,那点光亮越来越暗,至于最终,完全消失,什么也看不见了。四周死一般寂静,他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了深渊,远离人世。他曾听人说,这片花岗岩石滩,原是魔鬼窝。莫非今天真的误人魔窟了?他想起了老人们说过的话:迷路时,要放开马缰绳,马会把你带回家。于是,他就坐在马背上,放开了马缰绳,把命运完全交给了它。那马就向前去,忽而上坡,忽而下坡,他在马背上,感到自己好像不是骑在马上,而是悬在漆黑的空中游荡。不知走了多久,马突然收住了脚步,惯性几乎把他的身体整个压到马鬃上去。他抓住马鞍,正过身体,坐稳,又夹紧腿催马前行。然而,那马却只是打了响鼻,不肯再向前走。他便把鞭柄探过马头去,想探探前面是否有阻挡物,而那马鞭果然触到了什么硬的物体,好像是岩石,或是什么建筑物。他调转马头,侧身再去仔细触摸,果然发现那是一堵土墙。他就高兴起来,想必是到了村边儿上了?他从马背上翻下来,顺着墙一点一点向前摸,终于摸到了一扇木门,再摸过去,又摸到了几块冰凉的石板,石板上好像还刻着线条。他心里暗暗地吃了一惊:原来,这是一块墓碑。他的心就狂跳起来,几乎跳到了头顶。突然,他感到自己眼前飞过一个怪物,连那马都受了惊吓,他死死抓住马缰绳,才没让马跑掉,而他自己却已经是满身冷汗。

  有苍天作证,那墓碑的寒气分明是从他的手指传遍了全身,就连脑子都被穿透了。尤其是摸到墓碑的右手指,好像突然就冻成了冰块。那以后,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无论他做了怎样的努力,都无法把那夜冻坏的手暖和过来,直到一年后的一天,当他和一个女人被困在淘金洞里,那手指无意间碰到了那个女人湿漉漉的,且带着几分温暖的肌肤时,才突然觉得通了经脉,有了活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