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赫过年趣事(七题)


□ 何 申

老赫过年趣事(七题)
何 申

人生这么长,年年都要过年。老赫过年时就常常有事情发生。这一年他想离婚,结果被挂在了墙上;又一年他去桑拿,结果腰被踩坏了;再一年他遇上个美丽的女作者,结果呢?

挂在墙上

当初,热河市作家协会的老赫在省刊上连着发了两个中篇,人便有点飘飘然。正赶上那阵子时兴离婚,有些人见面瞎逗爱问“离了吗?”连着几次问到老赫,他就心动。老赫媳妇是他在乡下当农民时搞的,没文化。朋友说,你得慎重,你儿子可在兵工厂工作。老赫摸摸脑袋说,对,那造枪,那小子又牲口。
过年,儿子铁蛋放假回来,老赫就想找机会说,可家里总来人。那会儿住得又窄,一间屋子半间炕,外面搭个小棚做饭,根本没有说悄悄话的地方。正月初五,铁蛋转天一早就得走。两顿饭,后晌喝了酒,老赫胆气渐壮说儿子你陪爸出去转转。铁蛋挺孝顺,说外边冷别把你冻着。老赫说没事爸心里热。爷儿俩出去,就进了避暑山庄。山庄里这会可真消停,除了冷还是冷。老赫迫不及待就说呀说,说我可跟原来不是一个人啦,我现在可是著名作家啦,你妈她实在配不上我,等等等等。说得月亮都出来了,铁蛋就是不吭声。后来没法,老赫说那回头再议,回家吧。这时山庄大门关了,一摸(门上)都是鸡蛋大的铆钉。没处找人,北风又呼呼刮起来,没法子,爷儿俩就得从宫墙豁子往下跳。铁蛋没事,嗖就下去了。老赫不行,扒着墙豁子再踩铁蛋肩头要往下出溜。才踩住,又想起那事,他不甘心说:“铁蛋,你就听爸的,这回给你找个后妈,保你提高一个档次。”
铁蛋转身就走,把老赫挂在墙上。老赫喊:浑球!这老高的,你走了我咋办!
铁蛋说:“那儿档次高,你就在那儿呆着吧!”
后来老赫没变心,夫妻感情还不错,他说多亏铁蛋把我挂那儿冻了半宿,头脑清醒了。

身板不好

那年兴起搞同学会,老赫把原学校文艺宣传队十几人召集了热闹两回。大家特高兴,就选他当会长。演阿庆嫂的小萍开茶楼,说什么年三十晚上要在她那儿聚聚喝喝茶,盛情难却,就都应下。
年三十,红灯照,放鞭炮。原本在各家都喝了酒,但一说起当年的事,就又得喝酒。这会儿喝的是洋酒,人头马,边喝有人还说药味。老赫忙制止,小声说别寒了主人的心。主人,当然是小萍。一会儿小萍再次闪亮登场。她本来长得就俊,这会儿又打扮一番,就变成天仙了。众人都叫好。老赫叫了两声就叫不出来,眼里有点泪水。大家不便多说,就喝,喝着喝着都有点醉,话又憋不住了。就说起老赫演郭建光时,特关心阿庆嫂等等。这下可麻烦了,当初他俩要不是家长不同意,就成了。现在老赫家里还行,老婆孩子家人。小萍可惨了,“阿庆”早跟她拜拜了,这会儿就她一个人,除了有钱,别的啥都没有。人到伤心处,就顾不上容貌如何了,小萍钻进单间哭,谁劝也不行,大伙就让老赫进去劝,更麻烦了,小萍抓着就不放了。大家一看,索性就把门反带上了,说理解万岁吧。

不料这老赫生挣脱出来,只是脸上留下一点红唇印。几个男同学围住说你也太保守,老赫满头冒汗说不是保守是她不放手。问你看小萍咋样?好。你俩原先关系咋样?好。现在呢?好。那,那你干啥跑出来?老赫说实在对不起呀。咋啦?说:“我身板都不好。”
说得极为诚恳,小萍这会儿过劲了出来问咋回事。老赫说:“老毛病,还是沙家浜时的伤病。”大家都笑,小萍也笑,往下就正常进行了。后半夜,都到大年初一了,老赫进家一看老婆脸拉得像长白山,心说多亏说身板不好,否则啥好身板也受不了。

掐错了人

那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老赫他们“三驾马车”聚到北京(谈歌保定,关仁山唐山),去出版社送稿。一晃半年没见面,都在家苦干,每人几十万字,脸都写绿了。
中午找几个朋友喝酒,边喝边聊。朋友们赞扬他们关注老百姓,他们谦虚说不够,但心里还是高兴。想想小年也是年,就放开了。谈歌半杯半杯地灌,先醉了。关仁山喝得少,小脸也通红。老赫则觉得上了船,看哪哪晃。回中国作协(宾馆),谈歌非到楼上办公区串门,可去了又闹,大家就让他去休息。他坐电梯先下去,但随后人就没影了。找来找去,最后在黑乎乎的地下一层找到了。问你到这干啥?他说我要上街买烟,大门在哪儿呀?
原来他把负一层当一层了。后来把烟买了回房间,他说什么也不坐电梯了。好在住三楼,不高,关仁山就背他,老赫在后托着。谈歌这家伙还不老实,乱蹬乱踹,引来些人直瞅。气得老赫朝他屁股狠狠掐了一下,谈歌竟然没反应。老赫心说行啊,不亏是扛枪拉屎———保腚(定)人,有功夫!又掐,小关在前面喊:“大哥,掐错了,那是我屁股!”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