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绍棠与《北京文学》


□ 王培洁

文坛上有新中国最早诞生的第一批文学刊物;
文坛上有新中国最早成长起来的第一批作家。
《北京文学》是新中国第一批的文学刊物;
刘绍棠属于新中国最早成长起来的那批作家。
龙盘虎踞,半个世纪又五年,《北京文学》面对内外八方,坚守北京阵地;
有生61载,48年创作生涯,刘绍棠联通《北京文学》,坚持乡土文学未漂移。
中国气派,民族风格,地方特色,乡土题材,这是刘绍棠一生倡导与实践的文学主张。这一主张于1981年1月通过《北京文学》在《建立北京的乡土文学》一文中形成史记。
1981年,是刘绍棠沉冤二十余载刚刚复出文坛后不久。
因完全颠倒了的“反对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罪名,成为“共和国成立以来成长起来的青年作家的反党典型”。1957年,扛着沉重的右派的政治枷戴,刘绍棠回到通县,回到生身养命的那个遍地黄土的儒林村,开始了他无法预知终点———比漫长还不知要漫长多少倍———的隐身生活。
1956年,短篇小说《收获》发表在《北京文学》3月号。如作大事记,这应是刘绍棠与《北京文学》较早的文字往来。这时候,《北京文学》创刊6年,刘绍棠20岁。
《现实主义在社会主义时代的发展》是刘绍棠早期的一篇文艺论文,文章始见于《北京文学》1957年4月号。这是敏感年代中的敏感文章,与这一年5月号《文艺学习》上的《我对当前文艺问题的一些浅见》并驾。但并驾未能成势,却连同这一年的其他口笔之言,成为22年蒙灾受难的缘起,于是,这篇文章成了那一年刘绍棠在《北京文学》的“再见文章”。
1949年年末始,“刘绍棠”三字频见报刊。八年闻名,一朝匿迹,大众读者关怀着20岁就在《北京文学》发表小说作品的刘绍棠,就多有写信打探与问候,于是《北京文学》———当然,还有其他媒体———就形成了特殊时期中读者寒暄问候刘绍棠的一条“关怀小道”。刘绍棠1979年复出后著文说道:“……二十多年来,北京市文联和我过去的领导单位团中央,都不知道我到哪里去了。读者同志们热情给我写信,也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所以北京市的好多单位:文联、《北京文艺》《人民日报》《北京日报》《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都给我转过信。”文字中说到的《北京文艺》,就是《北京文学》,那是《北京文学》的曾用名。但是现在手中这篇文字,我们不妨弃繁从简,不去计较时间段落,统用现名称之。
公元1978年,这一年深秋时候,《北京文学》派出一位名叫石丛(现北京作协分党组书记陈世崇———编辑注)的编辑前往通县北运河畔,到那个遍地黄土的儒林村寻访二十余年文坛不曾真正露面、仍然“右派”着的神童作家刘绍棠。
所谓“不曾真正露面”,此处应赘述几句。
刘绍棠1949年开始发表作品,直到50年代中后期,文章频繁见于报刊。紧接着就是在那个“埋伏着刀斧手的反右斗争”中逢灾受难,随之销声于文坛。1979年初绍棠复出,这一年虽是70年代的最末尾,但当年作品就又如水来天。直到80年代90年代,中篇短篇长篇小说以及各类散文随笔,更是以百万字为单位计。此间唯独60年代,作品发表几成空白。短篇小说《县报记者》是刘绍棠60年代问世的唯一作品,刊登在1963年《北京文学》4月号上。漏船载酒,破帽遮颜,22年中的文坛露面,唯此为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