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河


□ 王华

  王 华

  我家乡那条河叫花河,两岸的女人都喜欢以花为名。比如红杏,比如白芍。

  白芍往衣服里填布团企图吸引男人目光的时候才十三岁。这并不是因为她性早熟。她跟所有十三岁的姑娘一样,对性的了解还相当肤浅。她这样做是因为那时候她已经为自己定下了一个重大的人生目标——嫁给一个一直被她们称为王土爷的地主。

  一个十三岁的脑袋被迫去思考人生重大命题的时候,往往都是茫然无措的,但白芍却能思路清晰,而且冷静铺排。实际上在那场空前强大的鱼鳅症降临我们花河之前,白芍的表现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她和妹妹红杏一样平常。可那一年我们花河两岸整整齐齐犯上了鱼鳅症,不管男女老少,地主还是佃农,一齐叫肚子痛。整整齐齐叫了十来天,好多人就给“鱼鳅”整死了。这些死去的人中,包括白芍和红杏的父母,和白芍未来的婆婆。

  婆家少了口人,白芍又成了孤儿,人家就要来把白芍娶过去。男人叫王虫,比白芍大上七八岁,早猴急急想娶媳妇了。可是白芍却说,我看我还是把妹妹养大点儿再说吧。在白芍看来,王虫家跟她们家一样,也是地主王土的佃农,嫁过去跟不嫁过去也没区别。

  白芍不得不认真思考她和妹妹的未来。

  那一阵,没被鱼鳅症夺走生命的人们,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幸运而有多高兴。我们都给这场前所未有的强大的鱼锹症吓得不轻,随时随地都抱着肚子,警惕着鱼鳅症随时来袭。况且,我们多半都不同程度地失去了亲人,因此我们的脸上一直还保持着忧伤。只有白芍是另一个样子。我们一点也看不出白芍的忧伤和警惕。我们倒是看出她的圆脸变得长些了,孩子气几乎看不见了。过一小阵儿,就到了秋收期,大家都忙着收苞谷,割稻子。白芍也带着妹妹到了田间,但她不是去收庄稼,而是去卖庄稼。她找到了两个愿意买她家庄稼的人,她带着他们来到地头,讨论这一块地里的苞谷能值多少钱,那一块田里的稻子又能管多少钱。在价钱的问题上,别人也没太欺负她,因此,收庄稼的人就不是白芍了。

  白芍把她家的庄稼全卖掉了,只留了点够她和妹妹糊半月口的口粮。她没有给自己留退路,她的目标就是进王家。刚收下庄稼十天不到,王家就来人催租了。这个时候,白芍就说,我家没啥子交的。人家问,你家的粮呢?白芍说,还在地里就抵了债,没粮。人家间,钱呢?白芍说,要有钱,还拿粮抵债吗?人家问,那咋办?白芍说,你们把地收回吧,我们两个也种不了。人家说,地收回是一回事,今年的租是另一回事。白芍不吭,一副没商量的表情。

  王家办这事的人是朱大秀,是地主婆巫香桂一手培养起来的得力助手。王家虽是地主,家业也没大到不要管家就管不下的地步,但王土不管事。王土天性好玩,一辈子就喜欢个遛狗下棋,早些年他也收过租,但人家要是提出拿一只狗仔顶一份租,他想都不想就会同意,遇上没狗仔又想欠租的,要是会下棋,他便让人家陪他下棋来顶租。因此,他只于过一季,巫香桂就让他下课了。一开始她自己去收,去时便带着朱大秀。朱大秀是巫香桂的外甥,信得过。小伙子又机灵好学,三两季,巫香桂就把他带出来了。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那家伙收租比巫香桂还玩得狠。以往巫香桂收租带着他,后来他收租就带条狗,狗是那种最凶的狗,浑身上下的毛都直楞楞刺着,连脸上的毛也跟身上一样长一样刺着,眼睛永远都处于充血状态,很像一些个不修边幅却又整天酗酒的恶棍。这恶棍会看朱大秀的眼色,要是朱大秀被谁惹得不高兴了,它就会攻击谁。那可不是简单的攻击,它同时还是个投机主义者,替主人办事的时候也是要捞点好处的。通常情况下,它会给自己争取到一块人肉,那肉带着一股汗味儿,它会把它囫囵吞下,等肚子自己慢慢去消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