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路弯弯


□ 石 竹(土家族)

  作者简介
  石竹,原名秦彩明,土家族,1969年出生,湖北长阳人,现居北京,自由职业者。学的是机械制造专业,却偏偏喜欢文字。2004年开始写散文,2006年底开始小说创作,四万多字作品见诸报端。
  
  一
  
  栓皮在弯弯的山路上飞奔。他用双脚夹起山路,快速地向后甩去,山路就像一根曲里拐弯儿的面条,被饿急的人一口吸进肚子里。脚下的土路,踩着是那样柔软,没有一点声音,路边的树枝刺刷着他的脸,可是他全然感觉不到。
  他已经三年多没回家了,这次回来,和上次不一样,他有钱了,有大钱了,家里欠的账足够还清,还能把新房盖起来,女儿桃花和儿子青果要是能考上大学,学费也够了!他没有告诉老婆柳枝,连回家的事都没告诉她,他要给她一个惊喜。
  老祖宗显灵,保佑他交了好运。出去打了五年工,勤扒苦做的,猴子一样在脚手架上爬上爬下,却没挣着多少钱。而他一个肾竟偷偷换了八万元。简直跟天上掉下来的钱一样,“啪嗒”一下,就下冰雹一样掉下八坨子钱,沉甸甸的八大捆,他几十年见过的钱,全加起来也没那么多!
  栓皮刚走上稻场就看到了儿子青果。青果正在稻场边的柴堆旁,手里提着个小铝壶,是自己原来和柳枝干活时带水的那个小铝壶。儿子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模样了,个子长高了好大一截,不过,还是竹竿一样瘦。
   “青果!青果!”栓皮一边喊着,一边张开手臂朝儿子走去。
  “嗯!你是,你是爸爸吗?”青果愣住了,眼里塞满了吃惊和半信半疑。
  “死小子,我不是爸爸还是谁?快过来我抱一下!想爸爸了吧?”栓皮笑着,扬手招呼儿子过来。
  青果没说话,也没动,愣了一下,突然将小铝壶扔在地上,转身朝稻场那边的路上跑去。
  “青果,你站住!”栓皮的心倏地疼了一下,大声喊住儿子,“你到哪儿去?”
  “喊我妈去!”
  “你妈呢?”
  “在马鞍子坳种洋芋。”
  “你回来!”
  儿子没应声儿,提着脚跑了。栓皮也跟着小跑起来,赶鸡似的跟在青果后边,把他揪了回来。他让儿子给他烧开水泡土罐茶,自己放下包就去地里接老婆。
  他翻过一个山包,来到马鞍子坳的那口水井边。水井是那年他和柳枝一起挖的。井边放着一担水桶,是他家的水桶,他认得。他突然鼻子一酸。可怜的柳枝,种一天洋芋已经够累的了,回家时还要挑一担水,真是苦了她!唉,谁叫他这个挑水的男人出门挣钱了呢?要真是挣着钱了也好啊,可这些年,自己总是不顺,挣了好几年白条,除了糊口,给家里寄的钱太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一个人箍着家,两个孩子上学,种着六亩地,还要喂猪养鸡……
  他正要翻过水井边的土坎,跑到他家的地里,就听见柳枝笑。他正要大声喊,却听见还有一个男人也在笑。他心里一惊,一猫腰,蹲在水井边。水是从上边的石缝里沁出来的,先像包谷籽一样滴到小沟里,再如麦秸一般流到井里。井里的水不多,漂着好几片干枯的花栎树叶子,几只水蚂蚱在水面上游来游去。栓皮首先听到柳枝的声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