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影子


□ 麻 雯

学历不高但是很漂亮的曹曼,工作能力很强,王总很赏识她。终于有一天,王总把她带到了宾馆。那么,曹曼怎么摆脱王总的纠缠?怎么反败为胜既骂了王总无耻,又从王总手里弄到一万块钱?然后,她又怎么跳槽到一个新的公司?

曹曼路过美廉美超市的时候,头也不抬便走了过去。平时她可不是这样的。下班后她总是顺便捎回去点食物当作晚饭,省去做饭的辛苦。她喜欢超市。那里有干净整洁的货架,花里胡哨的商品,悦耳的背景音乐。人们自由地选购,没有任何人拦你,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不喜欢还可以再放回去。大家脸上显现出消费的喜悦,比较着,盘算着,犹豫着,决定着。啊!超市多好!就算没什么要买的,光进去逛逛也不错。
可今天不一样。曹曼步履匆匆,脸色很差,像打扫房间落了一脸灰似的。人一有心事,最直接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打破习惯。比如:改变饮食规律,颠倒作息时间,爱打扮的素面朝天了,素面朝天的蓬头垢面了。比如:狂爱逛超市的曹曼居然没去超市。居然!当然,北京三千万人口中没有一个人发现曹曼的秘密,他们从她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近拉远。越喧嚣越孤独,这是真理。作为曹曼本人,她也并不想让别人知道,知道有什么用?你能帮我解决吗?你能吗?现在的她,急需找一个安安静静的角落,好好想想,为什么会开始,什么时候变得不可收拾,关键是以后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是曹曼最害怕的问题。每次思考解决问题方案的过程,总是将她的无能暴露无疑。她生气地重新来过,发现思路还是无可救药地奔逸到死胡同里。曹曼是不善思考的,她自己也承认。
但不善思考并不意味着不思考。曹曼马不停蹄地往家里赶。她打算不开灯,冲杯苦咖啡,把一腔委屈由内而外彻彻底底发散出来。这是她常用的手段,虽然没找到搞定事情的办法,但至少能把自己搞定。带着残留在嘴里浓郁的苦香,顺顺当当就睡着了。
一想到这儿,她的脚步更急了。几百米开外,一片平房像只百年老鳖一样趴着,弥漫出死气沉沉的味道。曹曼三步并作两步,高跟鞋脆生生地敲打着地面。
朱红色的大门在眼前晃晃悠悠,轻推门,伴着吱呀一声,右脚前左脚后跨过门槛,双手背后一合,两扇门严丝密缝并到一处。动作相当娴熟。曹曼一心想赶快回到屋里把整个事情从头到尾梳一遍,可偏有人在这紧要关口上蹦出来,就要往你的世界里闯。
“回来了?”一个富态的老女人嚼着一截黄瓜坐在当院,身边的炭炉子上咕嘟咕嘟煮着粥。
“哎,回来了。”
这是房东。吃穿住行,人家掌管着“住”,惹不起!曹曼忍痛挪出一点时间,先把老太太应付过去再说。
“吃了吗?”
“吃了,吃了……您呢?”
“还没,正熬粥呢,待会儿你也喝点。”
“哎呀,不用了,我刚吃过,您跟我客气什么!”
“小曹,我看你脸色可不大好啊!是不是有什么事?”
“哪里哪里,工作累的,太累。”赶紧补上笑容。
年轻人嘛,就应该多遭点罪,将来有出息!你看我们那会儿,学学上不成,工作工作做不了,全给耽误了!”老太太开始痛陈家史,黄瓜也变成了她情绪的牺牲品,咔嚓咔嚓碎尸万段。
曹曼做出信服的样子,在她停顿的间隔频频点头称是。
粥潽了。老太太心痛地掀开锅盖,热浪喷上来,她的脸消失了。
曹曼趁机脱身,跨进房间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插销给插上。
开水没了,她不敢到院子里坐火烧水。干脆不喝咖啡了,穷了吧唧,还整什么情调!灯倒是没开,又省电又不招蚊子。曹曼鞋也没脱,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像电视上的颓废青年一样,耷拉着两腿,陷入沉思。
今天,在宾馆里头,她差点被她的上司强暴了!
影子是早就有了的。她又不傻,王总的小恩小惠暧昧地一闪一闪,像两只欲望密布的眼睛。曹曼心知肚明,但她并不想点破。那可是她的顶头上司,生杀予夺的大权攥在人家手里,要炒她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再说做人嘛,总得识相点,人家对你有好感那是看得起你。像王总这样要钱有钱要权有权的成功男士,投怀送抱的女人多了去了。那些姑娘哪一点比她差了,自己应该受宠若惊才对。曹曼还有一点小心思,她自己也不愿承认。其实也没什么,谁都想活得好一点,尤其是她这类学历一般毫无背景的女孩要想在北京混并且吃得开,是有一定难度。曹曼想利用王总喜欢她这一点,在自己接受的尺度范围内,多争得一点好处。她成功了。每月的薪水总比同行多出几百;下班时能搭顺风车,把交通费也解决了;偶尔还能到平时想都不敢想的高档酒楼吃个“便饭”。曹曼打心眼里是向往奢侈生活的,这样一个年轻、心高气傲的女子,为什么不能充分开发现有资源为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呢?无可厚非啊!
然而,狐狸再精也精不过猎人。这道理是说死了的。王总的付出,不仅仅是为了看到她含羞带笑的脸,他要更实质的。实质,曹曼打了个哆嗦。她不想让自己陷入不尴不尬的状态。她有分寸,明白什么情况能让自己游刃有余,什么情况会让自己声名狼藉。但王总不管,他不耐烦,焦虑,甚至恼怒了。曹曼慌了,她万万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她原本以为表面的天花乱坠的讨好就能将他哄得好好的,自己在没有任何损失的状态下坐收渔利。就算损失,也不过是几个勉为其难的笑容和几句言不由衷的话语。有什么!现在,曹曼觉察到王总像只压抑已久的野兽,不沾腥绝不会放过她。怎么就把自己推到这步田地了?她一向认为自己把握得很好啊!不冷淡也不过火,不怠慢也不激烈,在淑女和荡妇之间巧妙地寻找着平衡点。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