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胸中海岳君心知”


□ 何启治


平生没有正经八百地为自己过过生日,也没有正经八百地参加过别人的祝寿活动。因为我总以为那都是各界名人的事,但今年终于破了例。起因就是供职于商务印书馆著述颇丰而又德高望重的老学长赵克勤兄,今年正好满了七十岁。虽然现在长寿已经是相当普遍的现象,毕竟还有“人生七十古来稀”的老话,有些同学就说,我们再过三几年也到古稀之年了,不如借着给赵兄搞个平民化的祝寿活动,咱们在北京的老同学也聚在一块儿热闹一番吧。
好。—致同意。于是开始筹备。订蛋糕,到饭店订餐,布置会场之类的事,自有别人负责,分给我的任务是草拟贺联。
贺联当然要说好话,要反映当事人的主要贡献和特点,但也不妨开开玩笑,老同学嘛。这时,我首先想到了十几年前,在冰心老人的客厅里,曾经见过她集自龚定庵《己亥杂诗》的两句诗并由粱启超于一九二五年手书而成的一副对联:“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此联那种对世事沧桑变幻所持的恬淡从容的态度,颇得我心。因此,就想把这种境界体现在给老大哥赵克勤兄的贺联上。老赵何许人也?当年,他是我们武汉大学中文系五五级(一九五五年入学)一百多个新生中,仅有的三个中学生党员之一,后来是系党支部的青年委员,论专业,讲政治,都是有点名气的好学生。岂料,在一九五八年,因为不赞成学校只搞土高炉“大办钢铁”,半年都只劳动,不上课,而被批成了全系的所谓“坚持走白专道路的大白旗”。从此,老赵似乎变得更沉稳,更睿智.也更平安了。一九五八年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北京大学,先在中文系教古汉语,后又去教过外国留学生的中文,“文革”后才转到出版辞书的“商务”,潜心著述,收获颇丰。但是,专心从事古代汉语研究和辞书编撰的老大哥,其实还是很关心时事的。根据之一,是他—直向我要《当代》杂志看,不管我在《当代》还是离开《当代》杂志去管编图书的编辑室。《当代》以发表直面人生、贴近现实的长篇小说和报告文学为两大支柱。老大哥还真看,也不怕作品太长,看起来耗神费事。根据之二,是每次同学聚会聊天。他总爱打听社会新闻,文坛动向。我们随便说出来的信息,他都像深居简出的人听到新鲜事那样专注、投入、好奇,那种反应常常使我们哈哈大笑之后,立刻判定他是错把“旧闻”当“新闻”。
有了这些想法,我拟的贺联草稿便出来了。那就是;“白旗红旗世事沧桑谁论定;旧闻新闻胸中海岳君心知。”贺联右上题云。“借龚自珍半句诗凑得一联贺赵克勤兄七秩之庆”,左下落款是几个同学的名字和致贺的时间。所借半句诗,即“世事沧桑”和“胸中海岳”八个字也。
岂料,草稿出炉,便受到质疑。有同学说贺联怎好讲什么“白旗”、红旗?老大哥学术成就应该肯定,上联就要用“著书立说”打头。好,那就突出“著书立说”吧。那么用什么作对偶呢,同学说,“悠然自得”呀,“闲云野鹤”呀,你看着办吧。我脱口就说,这都不是对偶很合适的语句呀,真对得上的倒是游山玩水——可是老大哥会同意吗?他便说,那就问问者赵本人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