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深夜不眠人


□ 南 帆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这是苏轼的句子:无眠的夜晚,看月光缓缓地爬过阁楼,移过窗口,多少人有这种雅趣呢?中年人渐渐有了失眠的嗜好,一夜一夜地睡不着:枕头大软,床铺太硬,被子大热,侧卧肩膀有些疼痛,总之,了无睡意。睡不着就会想些心事,有了心事就更睡不着。我的失眠是周期性的。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每天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逐渐攀升到顶点,然后突然滑落——疲惫不堪之后终于有了一次酣然大睡。平稳的睡眠大约维持半个月左右,另一个新的失眠周期重新开始酝酿。不妙的是,近时的失眠期似乎愈拉愈长了。数数,读黑格尔,背诵诗词,这些催眠手段都渐渐地失效。
失眠是一个顽症,死不了人,却会制造一种莫大的焦虑。人们如此依赖睡眠,没有睡觉的日子就像塌了天。一些监狱惩罚囚犯的手段就是用灯光或者喇叭干扰他们的睡眠。一个人可能腰缠万贯,也可能拥有一个智慧的大脑,某些大人物的手里甚至掌握了核按钮,可以随时威胁整个世界,但是,他们就是没有办法对付失眠。找不到自己身体上的按钮——一个任意支配睡与醒的开关。
不睡可以多出许多时光,这犹如上帝的额外赏赐。可是,人们总是觉得,睡不着肯定是一件蹊跷的事情。为什么如此苦恼呢?因为颠倒了昼夜的秩序吗?深更半夜,店铺打烊了,车子停了,楼房里的大部分灯灭了,整个城市陷入起起伏伏的鼾声。失眠的人精神亢奋,目光炯炯,可是,一切都歇下来的时候,他又能干些什么呢?白天的工作时段,瞌睡突如其来地袭来,防不胜防。坐在第一排聆听上司的报告,眼皮不可遏制地耷拉下来,喝浓茶、抽烟、掐大腿都无济于事。待到被上司恼怒的眼神盯住时,怎么解释都晚了。
一个人痛恨自己嗜睡,充足的睡眠会像猪一样长膘。他伤感地抚摸日益扩大的腰围,无比向往失眠。可是,另一些人却被失眠剥夺了许多。呼呼大睡,这是人生的一种享乐。若是有黄粱一梦,当一任皇帝或者娶一个公主,也算快活过了。庄周梦蝶抑或蝶梦庄周,谁说那个皇帝一定是白当的呢?可恼的是,失眠总是想到一些难堪的事。紧张,心惊肉跳,各种恐怖的情节活跃在幽暗之中,所有的故事都没有阳光。深夜不眠,我会站在窗口看一看这座城市:还有多少人圆睁双眼躺在黑暗中,被自己的故事追得无处藏身?
问一问张三,问一问李四,失眠的原因多半是纷扰的世事。身体已经躺下,灵魂仍然被外部世界牢牢地攫住。诸多事情编成一张缠人的大网,须臾不敢撤出。不盯住这个世界仿佛立即就要出事似的。六根不净,尘缘唯却,心里的事情多,睡眠被挤得无影无踪。谁是帮助升迁的关键人物?股票涨了多少?这是功名利禄。某个航班会不会出事?某一封情书能不能如期到达心爱者手中?这是牵挂。一个久悬未决的数学命题如何证明?一部卷帙浩瀚的长篇小说如何结束?这是炽烈的思想和激情。账本上的一个漏洞如何堵上?一个神秘的证据会不会落到对方的手上?这是噬人的亏心事。总之,外部世界一波一波地涌来,扰得心神不安。一个长长的哈欠之后,鼾声大作,这如同转身踅入私人的一隅。闽下眼皮就是谢绝世界。彻底地放松,返回一个不可知的黑暗,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想。然而,强悍的外部世界总是不屈不挠地敲破了梦乡,强行侵入私人空间。中年人不仅身体开始发胖,而且,精神负重与日俱增,睡不着呵——长长的哀叹背后有长长的心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