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细节中认识历史


□ 思郁

这部电影也许已经成功了。它用艺术的感染力促使我们反思战争与文明冲突,以及它们对人类整体带来的改变

特约作者 思郁

从开拍到上映,台湾导演魏德圣的影片《赛德克?巴莱》都事故不断。先是投资估量不足,几次中断;后来,电影的剪辑与片长又出了问题。迄今为止,影片先后出现了五种不同的剪辑版本,从276分钟的台湾版本到153分钟的大陆版本,褒贬损益,见仁见智。针对不同地区的不同剪辑版本,是导演的经验不足,还是因应不同故事语境有意为之,很值得玩味。不同版本,当然会呈现出不同的叙事态度。选择最长版,固然可尽量靠近“原生态”的胶片。尽管导演已经极力在影片中铺陈这段台湾原住民抗日的历史,囿于观影者对台湾历史的隔膜,难免会产生各种误读与歧义。

呈现冲突的复杂性

电影的主角莫那?鲁道,是当地原住民赛德克族马赫坡社的头人,为“雾社事件”最重要的领导者。1930年10月7日,同部落的青年结婚,众人聚集喝酒庆祝,恰逢日本警察吉村路过。按本族群尊敬客人的礼节,莫那?鲁道之子达多?莫那友好地邀请吉村共饮。没想到,吉村不仅拒绝饮酒,将酒碗打掉,还意欲殴打族人。达多?莫那忍无可忍,和弟弟痛殴吉村。其后,吉村拒不接受莫那?鲁道的和解要求。

吉村拒绝共饮,可能出于殖民者的傲慢,也可能是认为这样喝酒不卫生。这次纠纷,大体上只是一起偶然事件。但是,矛盾迟迟未能解决,终于点燃了原住民对殖民当局郁积已久的怨愤,直到10月27日,“雾社事件”爆发。

1895年,台湾进入“日据时期”。日本人在台湾建造了很多基础设施,创办新式学校,想通过教育来同化包括原住民在内的台湾民众。不得不承认,虽然对台湾的掠夺从未中断过,但他们确实带去了现代化的因子。莫那?鲁道及其子都曾去日本参观。他们见识过“文明”的世界,也见识到日军驻台对他们的影响。正是这种影响,让莫那?鲁道产生了疑虑。在同化中,原住民逐渐丧失了斗志,用影片中的话说,他们的反抗是为了让后人记住他们祖先的荣耀,他们是山林的勇士,而不是日军的奴隶。这不是野蛮与“文明”之分,而是原始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区分。文明的冲突,往往从互相的隔膜开始,就如同喝酒引起的冲突一样。影片中渲染的,是达多用自己族群的习俗表达对客人的热情,而吉村却讨厌这种饮酒方式。一件小事,引发了不同文明间的剧烈冲突,最终演化为一场悲剧。

在影片中,赛德克族人将这些冲突总结为:“ 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我就叫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真正的赛德克。”影院中的观众,很可能为英雄行为而鼓舞。但当他重回“文明社会”时,这种英雄行为就经不住推敲。所以,影片的创作者必须去思考,该如何重新诠释这次事件,让它能与当代价值相容,同时还合乎历史逻辑。

“我设定这整段戏的氛围是在一场大浓雾中,只有这样才更能显现阴谋的成分,也可以缓解暴力血腥的层面。”魏德圣导演如是阐述自己对“雾社事件”一段戏的处理,“你说这是一场‘大战’吗?其实不然,要把它想象成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这是一场狩猎,猎人是赛德克族人,猎物是这些日本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